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愛下-第917章 劍下留人展示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御灵宗来人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本想要更接近计缘,但出了山门大阵才发现此前感受到天倾剑势的压力虽然可怕,但不及真实压力的万一,到了山门大阵之外,仿佛以肉体迎接即将倾落的天,从心灵层面就难以升起抗衡的念头,也根本飞不起来。
面对从那山中大阵里飞出来的人,计缘只是在天上淡淡地看着,一开口,他那平静但肃穆的声音就传遍了群山各处。
“紫玉真人和阳明真人现在何处?”
飞出大阵的御灵宗高人面面相觑,有的面无表情,有的松了一口气,不论怎么说,看起来计缘不是直接冲着他们御灵宗来的。
当即就有人开口大声回应。
“久闻计先生大名,知晓先生天倾剑势冠绝天下,然先生此番来我御灵宗施压,定是弄错了什么,我御灵宗偏安一隅与世无争,从没听过什么紫玉真人和阳明真人,这其中是否有误会?”
“不错,我御灵宗身正不怕影子斜,绝无计先生口中之人!”
计缘根本不看说话的那两人,视线略过这十几名道行不浅的御灵宗高人,看向下方风雨飘摇中的御灵宗山门大阵,虽有阻隔,却好似能感受到其中御灵宗弟子的惊慌,以及隐隐已经被计缘法相层面所感知到了的气息。
实际上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层面,一个顶天立地的计缘虚影正目视御灵宗山门。
“计某再问一次,紫玉真人和阳明真人现在何处?”
……
御灵宗山门大阵之下,宗门内部的地穴闭关之所内,一名头发花白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正额头渗汗,死死按着自己的胸口,而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中年美妇和一个妙龄女子,同样面色难看。
“天塌之意便是这地下深处都能感受到,确实是那一位的天倾剑势!”
“错不了……”
男子面色难看地回应一句,身中那被压下去的剑意也在此刻好似在搅动,没有多少实质性伤害,但却带起一阵阵即便是仙修都难以忍耐的刺痛。
“那怎么办?设法遁走?”
“不行!我等藏在这地穴之下,那一位或许还发现不来我们,如果遁走,恐难逃其法眼,那一位要的是那两个人,或许可以从他们身上做文章。”
两个女子说话的时候,那个头发花白的男子正奋力提气调息,压制住身中的那股带着剑意的剑气,当听到那妙龄女子说在紫玉真人和阳明真人身上做文章的时候,也睁开眼睛道。
“愿闻其详。”
那中年美妇看向妙龄女子道。
“用涂夫人的摄心大法控制那两个玉怀山之人,让他们送走计缘,可保我们安定,此后哪怕他们回了玉怀山也逃不出涂夫人的掌心。”
“不行!”
涂欣立刻出声反对。
“此法绝对骗不了那一位,若是被发现,定是直接被牵丝引线了顺藤摸瓜了,而且摄心大法定会损伤两人的元神,与心防相争,若是成了傻子怎么办?”
“哼,个叫紫玉的又臭又硬,水都瀑不进,不傻也撬不开嘴,而且此二人都是正修之辈,怎么可能因此疯傻?”
在当初亲眼见到涂思烟莫名其妙死在自己面前后,涂欣对计缘有着莫名的惧怕,这些年都没听到什么计缘的新消息,再次听闻就在自己眼前,心中悸动不已,怎么可能让自己到台面上对抗计缘。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此法绝对会被计缘识破!”
中年美妇冷笑地看着跪坐的涂欣和盘坐的男子。
“那你们说怎么办?直接交人的话,那一位会放过这里?会不追查到底?还是说我们直接对抗那一位?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宜在那一位面前露面的,而且也没那份道行,你二位怎么说也是道行高绝之人,二人合力,倒也未必不可能与那一位争斗一番。”
涂欣知道旁人在讽刺她,同样也没给对方好脸色。
“你倒是说得轻巧,我自认绝非那一位的对手,身份也较为敏感,沈道友又有剑伤在身,与那一位见面就自弱三分,我们联手对敌若是侥幸逼退了对方还好,若是不成,你也逃不了,且就算成了,御灵宗恐怕此后也难以在此立足了。”
“哈哈哈哈……真好笑,听你涂夫人的意思,是以为御灵宗以后还能在这立足?那一位一出现就直接施展天倾剑势,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现在我们还在这你推我让,一会御灵宗山门大阵就破了!”
“好了!”
男子怒喝一声,制止了两个女子的争吵,然后咬牙切齿道。
“让我请示尊主!”
这下两个女子都闭嘴了,相互之间看了一眼,把头低下去,而男子则取出一面莹白剔透的小镜子,心念一动,这镜子已经变得如同面盆那么大。
男子口中念念有词,没过多久,镜面上就笼罩了一层朦胧的光,一个模糊的人影从镜面浮现出来。
“尊主,那位计先生,正在我等头顶的山门大阵之外,施展天倾剑势欲要破阵……”
镜面中的人没有马上说话,好似是正在打量着镜面边上的三人。
“看来你们并不想与计缘对抗?”
镜面上的声音传出,三人都默不作声,还是男子犹豫一下才如实开口。
“我等皆无自信能胜过他,在下想请示尊主,该如何处置那名玉怀山的修士。”
阳明根本无足轻重,但那紫玉真人却是有用的,否则也不会被囚禁这么多年。
“将月苍镜祭出,我要亲自与计缘说话。”
“是!”
男子心头安定了不少,而边上的两个女子也松了口气,仿佛只要镜子上的人出手,计缘就不足挂齿了。
只是这份安定才持续了没多久,瞬间就被强烈的震动和巨大的轰鸣声所扫空。
“轰隆隆隆隆……”
……
御灵宗山门之外,御灵宗的修士还在据理力争。
“计先生,您是仙道前辈,岂可并无证据就如此蛮横,我御灵宗与你无冤无仇,今日计先生你如此无礼,莫非是仗着修为高深欺我御灵宗无人?世人皆传计先生宅心仁厚法度众生,今日之事传出去岂不叫天下正道嗤笑?”
“胡说!计先生说我师父在你们这里,他就肯定在你们这里!”
“我等论事,岂有你这小辈开口的余地?”
云端上的计缘皮笑肉不笑地咧了下嘴。
“执迷不悟!今日计某就蛮横了!”
说话间,剑指往下方一点,一直引而不落的天倾剑势骤然落下,一时间,御灵宗山门大阵剧烈摇摆,群山震动万物寂寥。
天倾剑势来势凶猛,天际苍穹崩落的压力一瞬间让御灵宗那十几个高人下意识降低高度,甚至有几人坠落下去。
“轰隆隆……轰隆……轰……”
剑势还没彻底落地,御灵宗山门大阵直接覆灭,因此牵动了十几座山峰崩塌,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压力在这一刻毫无阻隔地压在御灵宗所有修士身上。
那些抬头看着天空的御灵宗修士,不论修为高低,全都呆滞地看着天空,有不少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竟然直接被压得跪倒在地。
“这是……”“天,塌了……”
“是,是天倾剑势……”
“这一剑,是要将我们御灵一宗灭门么……”
“逃不掉的……逃不掉……”
御灵宗的修士们心中满是绝望,面对这天穹压落的一剑,面对视线所及皆是天塌的一剑,生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的感觉,抗衡更是天方夜谭。
就连尚依依都惊愕的看着计缘,以为计先生真的要一剑将御灵宗灭宗。
“剑下留人——”
一声嘹亮的吼声自御灵宗下方响起,声音越来越响,直接震动天际,一道白光自下而上飞起,在御灵宗山门上空化为一片朦胧的白光。
刹那间,月苍镜覆盖群山分层为九,挡在天倾剑势之前。
“轰——”
不知多少修为不够的修士在一瞬间失聪,随后又条件反射般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但天若崩塌,岂能说收就收?
计缘对自己的驾驭能力极为自信,每一个神通每一种妙法如今都如臂驱使,天倾剑势丝毫不收,坠星般落于月苍镜之上。
御灵宗山门在这一刻下降三丈,仿若要嵌入大山之中,月苍镜之上的防护在这一刹那寸寸开裂,以每一个眨眼破一层的速度崩溃。
“给我落。”
那沈姓男子站在御灵宗一个山头上,双目充血双臂撑天,死死顶在月苍镜之上,计缘淡淡的声音传来,压力瞬间成倍提升。
“噗……”
一口血喷出,男子胸口被压抑的剑伤复发,简直犹如当年才被穿透那一刻,可即便如此,依然死死支撑着月苍镜不退。
这一刻,青藤剑的剑刃与月苍镜镜面已经近在咫尺,最后这一层一旦破去,男子定会连同脚下山峰一起被一剑分斩,整个御灵宗也会在天倾剑势之下覆灭。
而此刻,计缘心中也在莫属:‘三、二、一……’,如若没有变化,剑势将只斩一人,只裂一山。
“敢尔!”
一声怒吼自镜上传出,一个光影从镜面下方一步跨出月苍镜,单手撑在镜下,而青藤剑也在这一刻接触镜面。
卒……
眼前猝然极光一片,所有人分不清天地黑白。
……
PS:明天带孩子去看病,预约了早上,得早起…..今天第二章没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