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界圓夢師-868 南天門外燒烤鑒賞

萬界圓夢師
小說推薦萬界圓夢師万界圆梦师
“……他在威胁朕吗?”玉帝勃然大怒,吹胡子瞪眼,“李小白对三界有什么贡献,敢向朕讨要四御的地位,反了,朕看他分明就是想造反,真以为拿下了九曜星君和二十八宿,朕就怕了他不成,想让朕给他旨意解析仙术,呸,他想的美。太白金星,你下凡走了一趟,就给朕办了这么一堆破事,你究竟是天庭的臣子,还是李小白的臣子?”
“臣自然忠于陛下,只是李小白大势已成,佛祖已然派了几位菩萨入住净坛庙,陛下若再不下决心,臣担心最后难以收场。”
太白金星看着暴怒的余地,把沉香搞君主立宪制的事情咽了回去,他暗叹了一声,终于明白李小白为什么说他劝不住玉帝了。
他和玉帝的立场不一样,涉及到权力之争,不到万不得已,玉帝不会妥协的。
“朕自幼修持,苦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李小白何德何能,敢和朕争锋。”玉帝面沉似水,目光扫过殿下众臣,略过了低着头的李靖,最后落在了闻仲身上,“普化天尊,你可愿代朕诛杀逆贼李小白?”
“臣……”闻仲皱眉,从众臣中出列,迟疑了片刻,道,“陛下,太白金星所言,二郎真君,三坛海会大神,九曜星君、二十八宿具备李小白收降,西方佛祖又遣众菩萨加入净坛庙,臣恐不能胜。”
“朕即刻下令,召回众仙神。”玉帝道,“朕不信,天庭数万年的威严,比不过李小白短短几日的恐吓……”
话音未落。
天奴风风火火从殿外闯了进来:“启奏陛下,奴有要事……”
气头上的玉帝怒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天奴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陛下,非是奴不是体统,实在是那李小白大逆不道,在南天门外使冯琳,用言出法随诅咒陛下……”
太白金星和李靖的脸色倏地变了。
李靖一震,问:“她……她都说什么了?”
天奴怯怯的趴在地上:“奴不敢说。”
“说。”玉帝一拍桌子,怒道,“朕恕你无罪。”
天奴战战兢兢:“他……她说玉帝若有加害我们之心,五官会颠倒,毛发会落光……”
太白金星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造孽啊!
让李小白在凡间折腾多好,解析仙术至少要几十年才能见功,他好死不死把这尊瘟神招惹上天做什么?
南天门外诅咒玉帝,也就只有李小白能干得出来了……
王母娘娘一愣,想起了发生在她身上一连串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的倒霉时间,脸色骤变,呢喃道:“言出法随,一定是言出法随……”
“放肆,无法无天。”玉帝胡子都在颤抖,根本没注意到王母的异常,连连拍着桌子,“太白金星,这就是你让朕容忍的李小白,朕已经主动表达了善意,可他呢?得寸进尺,竟然在南天门外诅咒朕,你告诉朕,他还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了。这就是对朕的挑衅,朕的天庭容不下这样的逆贼。普化天尊,四大天王,李靖,还有你,太白金星,速速去南天门,不惜一切代价,击杀李小白,朕连见都不想见他……”
“陛下!”王母娘娘想到她遭受的诅咒,想为李小白师兄妹求情,可还没等他说话。
一道金光突然从殿外闪过。
紧接着。
一道浓郁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凌霄殿。
玉帝的声音戛然而止。
咕咚!
定力差的天兵悄然吞咽口水。
玉帝愣了一下,一刹那,脸色漆黑如墨:“李小白欺我天庭无人,还愣着干什么?出去,全都出去,趁此孙悟空等人都不在,围杀李小白……”
这回。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萬界圓夢師 棉衣衛-868 南天門外燒烤鑒賞
连太白金星也说不出替李小白求情的话了,他们做的太过分了。
这都骑脸上了。
换他当玉帝也受不了啊!
于是。
在玉帝慑人的目光下,凌霄殿内的武将一窝蜂的走了出去,上次这么大的阵仗,还是孙悟空闹天庭的时候。
但那时,房倒屋塌,喊杀声一片……
这次,鼻尖萦绕的全是香气,偶或有一点点声音,也是吞咽口水的声音。
天庭征讨李小白的两次战役早已经传开了,不过,亲身经历,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怪异。
“诸位,若和李小白战起来,切记不可用远程法术……”众神聚集在凌霄殿外,太白金星朝南天门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叮嘱道,“杨戬和旃檀功德佛已经变成斗鸡眼了。”
领头的闻仲脚步顿了一顿,他执掌雷部,雷部众人最擅长雷电,雷电哪有近身攻击的?
“近身也不好打。”李靖悠悠叹息了一声,“九曜星君和二十八宿,近身被牧野冰一锅炖了。”
“远程不能打,近身也不能打,我们过去干什么?”王灵官停下了脚步,恼道,“送菜吗?”
“若不是因为他们如此难缠,李某早把他们拿下了。”李靖不满的哼道,“还有那疯疯癫癫的言出法随,鬼知道莫名其妙又会中什么招?”
闻仲的脚步更慢了。
斗鸡眼还是做成菜?
难以选择!
“为今之计,豁得出去不怕斗鸡眼和诅咒,恐怕才能对李小白师兄妹造成伤害。”太白金星迟疑了片刻,道,“我观他们的肉身和法力几乎和普通人相当。”
“金星,九曜星君连番攻击了盏茶的时间,连你口中的普通人身上的一根毫毛都没伤到。”李靖冷笑,“那师兄妹三人阴险的很,所谓的法力怕是故意示敌以弱。”
“说来说去,还打不打了?”闻仲黑着脸道。
“全凭天尊做主。”李靖和太白金星同时缩了。
“我……”闻仲噎了一口气,脸涨的通红,他朝后扫了一眼,追随在他身后的雷部众天将一个个唯唯诺诺,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天尊,李小白三人如此难缠,恐怕只有当初陆压道人的钉头七箭书可以伤到他们了!”姚天君叹道。
“且不说不知道李小白等人的生辰八字,就算再知道了,陆压圣人又怎么可能为了天庭出手?”董天君摇头道。
两位天君说了一句废话,闻仲却是得到了启发,他转头,看到了人群后面的瘟癀昊天大帝吕岳:“帝君,我等皆对李小白束手无策,为今之计,恐怕只有帝君的瘟疫之术能伤到李小白师兄妹了……”
话说了半截。
闻仲的脑袋突然强制性的转向了南天门。
不只是他。
还有在外执勤的众天兵天将,一个个虽然站的笔直,但脑袋却不由自主的齐刷刷偏到了一旁。
还有天空中飞舞的仙鹤,盘绕在柱子上的金龙。
所有能看到南天门的生灵,没有一个能幸免的……
转过头,就别想再移动脖子了。
目睹了这一幕,吕岳面色大变:“天尊,我觉得太白金星说的没错,当以怀柔之策对付李小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众神。
精华言情小說 萬界圓夢師 txt-868 南天門外燒烤鑒賞
太白金星老怀大慰,老泪差点没落下来,终于有人理解他的苦衷了。
闻仲沉默了片刻,想回头看凌霄殿,却又转不动脖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先去南天门外会会李小白,再做决定,若李小白着实嚣张跋扈,老夫也只好拼着颜面不要,为天庭诛杀此燎了。我等毕竟是天庭的臣子,又怎能让李小白一人压制。雷部众天君,各持雷器,随时听吾号令……”
“是。”雷部众天君应答声的有气无力,他们被封神榜所困,不得不入天庭为官,平日里荡魔除妖,在天庭吃吃喝喝混混日子也就罢了。
遇到李小白这样的煞神,远程变斗鸡眼,近了被做成菜,鬼才愿意真正的出力。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萬界圓夢師討論-868 南天門外燒烤展示
左右不能扭头。
众仙索性直线向南天门飞了过去。
南天门外。
一众守门的天兵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不过十多岁的女孩子在一个架子上翻烤肉串,喉头不住的滚动。
邓忠辛环两个天君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衣冠不整,面色酡红,好似遭受了莫大的摧残,目光呆滞的看着牧野冰翻动肉串,一动也不动。
传言中的李小白面带笑容,慢条斯理的劝慰着他们什么……
至于掌握着言出法随的冯琳仙子,嘴也没闲着,她的声音比李小白要大许多,但内容听起来却让人没那么舒服了:“……伤到我们三人者,会腹泻不止,肠穿肚烂而死;天庭诸神加入我净坛庙后,数理化全部精通;我们遭受的所有攻击,会万倍返还到攻击者身上;对我们极致仇恨者,会自动悬挂在南天门之外,被凡间的狗一天咬十次PP……”
“李天王,她的言出法随向来这么儿戏吗?”每听到一句话,闻仲的心都颤上一下,忍不住问道。
“一向离谱而且荒诞。”李靖苦笑,“且不知道哪一句会成真,但细听你就会发现,她所有的言出法随大多是做防护,从未刻意针对过他人,除非和他们为敌。不得不说,做他们的敌人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何止头疼?
简直狗咬刺猬,无处下嘴!
太白金星腹诽。
闻仲沉默。
雷部众天君,也在一瞬间打定了主意,谁爱出手谁出手,反正他们是不会出手了,鬼知道会中什么样的言出法随?
了不起学九曜星君和二十八宿,投了净坛庙,让玉帝接着头疼就是了。
……
说话的功夫。
众神临近了南天门。
而后。
所有人都沉默了。
离得近了才看清楚,李小白根本就不是在劝慰邓忠辛环。
他站在牧野冰的身后,手腕上的法宝,在虚空中投射出了一幕影像。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影像上循环播放的一些仙神吃饭的画面。
熱門都市言情 萬界圓夢師笔趣-868 南天門外燒烤相伴
画面切换的很快。
但每一幕场景都让人面红耳赤,还伴随着奇奇怪怪的声音。
发出那些声音的面孔还格外熟悉。
当他们到来的时候,画面上正好切换到了太白金星。
眼瞅着一把胡子的太白金星撕扯开了前进,漂浮在了空中,双手一上一下,在头脸上妖娆的盘来盘去……
“金星,你……”天庭所有的仙神都惊呆了,若不是转不动头,太白金星能被他们的目光射成筛子。
饶是如此,太白金星仍旧面红耳赤,掩住了面庞,嘴唇不住的哆嗦:“竖子,竖子,羞煞老夫也……”
在净坛庙那样恶劣的环境中,怎么吃饭都无所谓,反正大家都一样。
而且,自从牧野冰把饭菜的药效分门别类之后,太白金星可以挑选任何一款让他舒适的效果来菜肴食用,体验美食之乐。
但李小白把他在净坛庙的一切在天庭这一片净土公之于众,无异于公开处刑。
太白金星的羞耻心简直要爆表,恨不得抓住李小白,把他碎尸万段,方能削他心头之恨了!
早知如此,他回什么天庭啊!
在净坛庙呆着不好吗?
眼不见心不乱,哪怕李小白用他的影像在天庭搞事,起码他不知道啊!
但不得不说。
太白金星素有急智,瞬间便想到了应对之策。
把食神的菜肴推而广之,当天庭里所有人都习惯了他的菜肴,那他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没人会在乎他了!
至于玉帝?
君主立宪制,想想其实也挺好的!
好看的都市异能 萬界圓夢師-868 南天門外燒烤展示
……
“老星儿,我可算把你盼来了!”李沐的目光透过牧野冰,落在了太白金星的身上,牧野冰做菜的时候,他总会选择合适的站位,不仅可以看到他做菜,还可以通观大局,他举起手,向上抱拳,“李某何德何能,劳众多仙家前来迎接,愧煞小白了。”
不要脸!
众仙齐齐在心中啐了一口,这家伙得多大的心,才能把装疯卖傻演绎的如此逼真。
“老星儿,我等你等的着急,便让牧师弟在南天门外做了些菜肴果腹,不当紧吧?”李沐笑问太白金星。
“不当紧,不当紧。”打定了主意的太白金星越众而出,抢在了闻仲的身前,替他做了主,“玉帝最是宽厚,不会计较些许小事的。”
众仙看着太白金星的背影,再次陷入了沉默,这是受刺激,还是中言出法随了!
果然,跟李小白沾边的神仙都会变的不正常。
“那就好。”李沐笑笑,“众为仙家,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我师弟的烧烤恰好进了尾声,众仙家吃过之后,我们同去见玉帝。老星进去这么久,想必已经和玉帝谈妥封赏我师兄妹的官职了。”
封赏你个头!
都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了!
太白金星眼角一抽,对着李小白长揖到地,可因为要关注牧野冰做菜,他的脖子却不由自主的抬起,以至于他的动作看起来格外怪异,但好在他迅速察觉了身体的不妥之处,马上直起身来,红着脸道:“李真人,太白惭愧,没能劝服玉帝。实不相瞒,我身后的众位仙官是奉玉帝之命前来诛杀贵师兄妹的!”
豁出去的太白金星,只用了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都架在了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