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末世小館-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請你不要搞些奇怪的事情推薦

末世小館
小說推薦末世小館末世小馆
清早,一群进化者陆陆续续来到燕回山。
“赵儿,听说你昨儿进沼泽撸了好几条沼泽咸水鳄,那玩意多稀罕呐,你哪儿来的消息?”
被称作“赵儿”的家伙是个浓眉大眼的娃娃脸,下巴留着一撮小胡子,
“跟鲍二大爷买的昂,”赵庆兴冲冲的回了一句,“鲍二爷的消息渠道越来越牛了,真不知道他手底下到底养了多少人,居然能探索到大沼泽深处去。”
“嘿,赚了不少吧?”
“没多少没多少…”
赵儿马马虎虎道。
心里开始琢磨这一笔巨款到底是留着讨个小老婆呢,还是死乞白赖的和林老板要一这口急赤白脸的大吃一吨。
emmmm,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然后等他在柜台后面看到赤祇那张颇有异域美感的脸时,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
“今…今天林老板还喝闷酒吗…”
赤祇眉头一皱,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有猪血汤,有盐焗鸡,要几份?”
除了一口汤锅,连尼玛火都没开!
赵儿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啊这…我先等等…先等等…”
转身从店面里钻出来,赵儿面沉如水,
“糟,林老板又双叒叕跑路了…”
众人:ヾ(。ꏿ﹏ꏿ)ノ゙
…..
要说勾搭上基地市财神爷的好处,大概就是各种被当成大爷供奉起来以及无往不利所向披靡吧。
连夜派人来接,连夜开港下海,全程林愁只需要哈一杯冰镇快乐水恰两口随身携带的小零食,人就已经在海上飘着了。
事实上原本林愁的计划还是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沿着后山山涧顺流而下一路乘风破浪会有时呢,结果一点都没用他操心,司空在一众蹭山住在燕回山进化者的眼皮子底下用辆超级豪华的大卡就把他接出来了。
“呕…”
此时此刻,明光基地市散财童子司空正扒着栏杆大吐苦水,看那架势几乎要把心肝脾胃肾全吐出来才甘心。
术士大爷操纵小龙虾号沉入海面之下,一条粗大的钢索链接着小龙虾号和三人所在的豪华海猎船,为海猎船领航。
至少需要30名船员才能实现基本操作的海猎船出三人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什么雷达什么无线电,全是废的,动力一半靠源晶一半靠小龙虾号生拉硬拽。
“你行不行啊…”
林愁嘴角抽搐。
尼玛就不该听这货的,出个海而已,看他的样子直接有种出殡的感觉。
“没,没事…”
司空拿了一瓶自带的以源晶溶液和昂贵的魔化植物花蜜特调的矿泉水漱口,
“牛,牛皮啊,老子这辈子第一次离基地市这么远,第一次出海,哈哈哈司空御你给小爷等着,小爷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行了行了,先别忙吹牛逼,”术士大爷嘣的一声在司空身边显形,胳膊腿儿等零件劈头盖脸的撞了司空一个趔趄,“你那张图呢,拿出来瞅瞅,话说你们谁会看海图?”
“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么,你瞧,这儿是明光,这儿是黑沉海,这儿是海防线,我们现在大概在这个方位,往北航行1300海里,然后在这儿拐个弯,看到两组呈犄角对峙的1600米高的海青石崖之后从中间穿过去…”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小館-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請你不要搞些奇怪的事情分享
“你图拿倒了!”
“哦,不要在意那些细节,管它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
“话说你们要游泳不,烧烤party呢?大意了,早知道带几个侍女出来好了,这都没人伺候,几个大老爷们往这一蹲,有姑娘少说也能养养眼呐…”
术士大爷默默的叹了口气,
“幸亏你没带,不然被冷中将知道了,咱这性质能直接从翘班被定性到异地嫖娼…”
超级豪华的海猎船,甲板上居然还有露天泳池,一看船主就不是啥正经东西。
林愁美滋滋的换上大沙滩裤,也不用那个充气软垫,把自个儿往泳池一扔,舒舒服服的躺下了。
“靠…”
司空估计是个天然呆,天生平衡感可能就缺失了一部分,哆哆嗦嗦的爬在充气软垫上,愣是躺不下去。
“羡慕轻功大佬。”
凌迟没好气的瞪着他,
“有空给轻功大佬定制个好点的洗衣机,让轻功大佬体会一下水中畅游的赶脚。”
司空挤眉弄眼,
“听说上次你花大价钱定制的5X5X5洗衣机哦不…洗人机…被你丢了?”
“不好用。”
林愁一副你再说哥就把你拴方便铲上随便找个方向丢出去的架势,司空哈哈一乐也就不多问了。
术士大爷无聊的化成一团触手万千的水母状软体动物,在游泳池底飘来飘去——日光浴和补水保湿一次成型。
“咱要走多久?”术士大爷一边吐泡泡一边问,“我跟你们说我对出海可有心理阴影啊,我上次出海丢了身上最后310流通点。”
“你钱不是都存林子那儿了?”
“我就那么个意思…总觉得出海会影响我的幸运属性发挥…”
“哦嚯,您可白蒙自己了,你那幸运槽估计底儿都是漏的。”
一千多公里才迎来第一个转向,以术士大爷小龙虾号领航的速度,几个人估计要在海上待好长一段日子了。
司空突然掏出一瓶油,
“帮我涂点防晒~”
林愁一激灵,整个人咸鱼一样啪啪啪的拍着水,远离司空十几米,
“神经病啊你!”
司空:???
涂个防晒霜咋了…
“嘁,术士大爷你手多,帮我把后背涂一下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术士大爷缓缓在水底打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我跟你讲啊小同志,虽然这里没有外人,但请你不要搞些奇怪的事情!”
“握草什么叫搞奇怪的事情,会紫外线灼伤的好吧。”
“嘁,太阳都没得哪来的紫外线灼伤,”术士大爷不屑道,“而且你劣迹斑斑,你和白素人白大家互为扳手这么多年,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么?”
“…..”
司空破口大骂,然而并没有人愿意给他涂啥子防晒。
术士大爷在水底把自己摆成一个滑稽形状,
“那么就让我来问一个明光人普遍关注关心的问题吧:呐,白大家到底润不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