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1187章道歉,離開九鬼學校閲讀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虚空凝固,连同萧痕被一起禁锢在原地。
徐子墨伸手,在萧痕惊骇的目光下,双手轻轻捏住了他手中的宽刀。
就是这么轻轻一捏,那刀刃上,出现了两个深深的指印。
萧痕的身影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说你这又何必送死呢,”徐子墨喃喃自语道。
萧痕想说话,但开口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徐子墨一伸手,狠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她从凝固的虚空中拽了出来。
就如同鱼儿离开干涸的河水,在不断的深呼吸着。
萧痕开始拼命的大喊起来。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为什么?”徐子墨戏谑的问道。
“我哥是九鬼子之一的萧天,”萧痕连忙回道。
“你知道九鬼子意味着什么吗,以后要接班九鬼的继承人。”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徐子墨笑了笑,回道。
“我只知道,现在你要死了。”
他右手轻轻一捏,那萧痕的脖子顿时坍陷了下去。
只见萧痕艰难呼吸着,双眸泛白,已经快要抽搐而死。
“尊驾何必这般凶残,非要置人于死地,”正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上空响起。
紧接着徐子墨周身的虚空破碎,一只庞大的鬼头从其中钻了出来。
朝徐子墨涌动而出。
徐子墨一挥手,将萧痕挡在了眼前。
那鬼头倒也难缠,竟然分化出两个,转移方向一左一右包围了徐子墨。
徐子墨一挥手,强大的威势从掌心迸发而出,直接将那两只鬼头湮灭。
他微微皱眉,低头看了看手心,有丝丝鬼气在缠绕着。
他再次抬头,只见一道身影脚踏灰云,正站在虚空中俯视着他。
那身影的长相与萧痕有几分相似。
他的双眸十分的漆黑,鼻梁高挺,身穿的灰袍乃是刻着一只山鬼的图案。
这山鬼如同牛魔般,长着两根粗壮又弯曲的牛角。
他的全身乃是铠甲守护,四肢的爪子更是数十米之长,锋利无比。
他身后的灰色头发有几十米长,披散在身后。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 ptt-第1187章道歉,離開九鬼學校分享
这山鬼便是九鬼之一的王亥。
说起王亥可能许多人都不知道,但关于王子夜却是赫赫有名。
因为他便是鬼神之战的终结者。
而王亥则是他的后代。
当年王亥被杀时,他的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比五马分尸还严重。
因为死的太惨了,再加上怨气重,以及长年累月的修练,他最终沦为山鬼。
从而一步步成长为九鬼之一。
“你是何人?”徐子墨皱眉问道。
浓浓的帝威从来人的身上弥漫而出,无一不显露着他是一名大帝。
整个虚空都被镇压住。
尽管他只是阴阳境,但已经很了不起了。
“萧天,”来人男子缓缓开口,说道。
“舍弟要是有什么得罪之处,我替他向你道歉,还望留他一命。”
只见他一挥手,旁边有几名学生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
箱子被打开,顿时霞光万丈,五彩斑斓的光芒照耀而出。
“这是法力蓟、噩梦藤、紫韵龙皇参…………,”萧天一一介绍了一番。
看向徐子墨笑道:“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还望道友高抬贵手。”
“哥,你为什么要向他服软,”旁边的萧痕看不过去,直接大喊道。
“放肆,”萧天目光一凝,厉喝道:“我们说话何时轮到你多嘴,自己掌嘴。”
听到萧天的话,萧痕有些畏惧。
迟疑少许,但还是举起右掌一下下的扇着自己的嘴巴。
“砰砰砰”的声音传来。
直扇的自己嘴巴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徐子墨摇头失笑,走到那箱子面前,一脚踩上去。
淡笑道:“这礼物我看不上,但你的态度倒是救了他一命。
这偌大的九鬼学院,也算有个拿的出手的学生。”
他说完之后,便一跃而起。
众人注视着徐子墨的身影,离开了点战台。
“只此一次,下次你的面子一文不值。”
看着徐子墨离开,萧痕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哥。”
“嘴烂总比丢命强,”萧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疗伤的瓶子扔给他。
“以后少惹点事,别总让我给你擦屁股。”
“我是想振学院之威,”萧痕有些委屈的回道。
“九鬼学院总计三万八千七百余人,你虽然自称九鬼子之下无敌。
但这学院卧虎藏龙的人并不少,”萧天冷哼道。
“有些人也是看我面子不与你计较。
你知道我这九鬼子之一的位置,底下有多少人看着吗?”
萧痕沉默不语,末了还是回了一句,“那你也不用怕一个外来者吧。”
“你呀,真是无知者无畏,”萧天摇摇头。
说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他没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不过他杀了玄明,以四象脉那些人的性格,恐怕必会有争执。
咱们坐山观虎斗就行了。”
……………
从点战台离开,徐子墨正巧遇见了蒋莫子。
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走路都有些恍惚。
“院长,你怎么了?”谢长留上前问道。
“别叫我院长了,天圣学院都没有了,”蒋莫子摆手说道。
“学院那边怎么说的?”谢长留问道。
“驱逐学院,”蒋莫子艰难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也太冷血了吧,你管理天圣学院这么多年,也有苦劳,”谢长留颇有些抱打不平。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学院从来不看过程,它们只要结果,”蒋莫子苦笑道。
“我回去收拾一下,准备带着我的学生离开这里。
你们二人呢?”
“那就一起离开呗,”徐子墨耸肩,说道。
“明天一起走,我今天还有一些事要处理。”
蒋莫子点点头,他内心是趋向跟徐子墨两人同行的。
因为他们几人,无异于待宰的羔羊。
在这鬼神域中,想要存活都艰难。
三人回到了尊堂的庭院中,兰残音已经在沉睡中。
徐子墨伸手,梦境法则涌动。
他能看出兰残音所做的梦,随即又将梦境法则尽数收回。
兰残音缓缓睁开双眼。
那一瞬间,竟然有种沧桑之感溢出。
“该醒了,”徐子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