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12章 就先打霸主國【來起點訂閱】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
“你想去,明天让爱迪莎开着这艘飞船带你去好了。”
贾岩笑着摸了摸妹妹脑瓜,随后绕过她,去往自己的办公室。
战况可一直在持续着,他可不能玩太久,否则战况出了什么意外,那进入宇宙的大计可就要拖延更久了。
明天……
爱迪莎开飞船带我去?
真的假的!
贾琳摸了摸刚才被哥哥揉成乱发的头发,再看看身旁准备跟自己玩的爱迪莎。
“贾琳,你想去吗?想去就求我哦。”爱迪莎趾高气昂的。
“你真的会开宇宙飞船吗?”
“会呀,保证开的比你哥哥好。”爱迪莎昂首挺胸的说道。
“切,我才不信,你怎么可能比我哥哥厉害。”
爱迪莎差点就要暴跳如雷了。
“什么呀,我当然开的比他好呀,不信你去问你哥哥。”
她气死了,因为论开飞船,这可是她的老本行,别的可以诋毁,但在这点上,她是绝对不会说自己不行的。
“我就不行,我也不问,不过明天你要是真能开着飞船带我去宇宙玩,我就信你。”
“你等着,我明天就带你去,哼哼,等我先回去把明天的工作做完,拜拜!”
“拜拜……辛……辛苦了。”
“嗯嗯!爱迪莎辛苦了!”
爱迪莎趾高气昂的离去,贾琳则是再回首,望了望身后藏匿着飞船的研究所,一派不敢置信的神情。
哪怕到现在,她都觉得恍如作梦般。
昨天啥通知没有,也没什么征兆,自家哥哥居然就开着飞船,上了星空?
还有爱迪莎,这么个熊孩子,天天跟自己玩泥巴来着,居然说自己用本体的力量飞上了星空找哥哥玩去了……
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世界性的海战,对于在元帅府里的这几位‘核心’人士而言,就像是无关紧要的小新闻。
但对这个世界本土人士而言,那是真真正正令得他们无比关注的大新闻,并且还是有可能决定整个星球智慧生命们生死存亡的大事。
谁都不敢不关注。
这是世界大战,还是近乎囊括了整个世界所有国家的大战。
比先前所谓的世界大战,实际直接参战国,却最多不到世界国家三分之一那种所谓的世界大战,要宏大的多。
所以世界的主要目光,都放在了这次的海战,也是真正世界大战开启的决定性一战中。
信黑国元帅府,有神秘的事务飞出了星球,这则新闻则是好像花边新闻般,在许多媒体边角出现很短暂的时间,随后就消失了。
谁都不敢肯定是否正确的新闻,已经没人去追究。
所有人都盯着海战的结果。
理智上而言,众本土生物们,都坚信自家的舰队,因为媒体上全是自家舰队的可怕数值。
而信黑国的所谓舰队,说是舰队,但绝大部分不如说是小渔船的集结部队而已。
不论从吨位,还是从战舰的火力值,外加各项数字,都远远落后于各国的主力舰队,如果说信黑国集中了自家的大型战舰,说不定还能与某些中型国家的舰队相提并论,但他们将大舰拆开,分派到各支舰队中去,就令得每一支舰队都相当孱弱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感觉而已。
信黑国舰队说是各项数值都弱,实际却没人敢小瞧。
上次小瞧信黑国海军的霸主国,两大舰队被全军覆没,这可是全世界先前公认的最强海军!
哪怕信黑国的舰队数值弱,舰队数量更是极少,许多国家面对的,不过是自己舰队十分之一数量的信黑国舰队而已。
可没人相信,这次的海战会轻而易举获胜。
事实也证明了。
民众不去看‘神秘飞船升空’事件,是正确的,因为如果去看这一事件,他们就会错过,自家战舰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新闻了!
海战持续了整整三四天。
这三四天里,整个星球上就像是风云变幻,所有的国家与民众们,都在关注着这场信黑国以一国战全世界的海战。
本来认为,信黑国的舰队就算在某些海域会取得胜利,比如之前战败过霸主国的两大舰队,看似弱小,说不定就是信黑国的王牌舰队,他们能够取得胜利。但别的方面,肯定不可能都赢的。
可三四天里,打来打去,又是某某局部海域的围剿战,又是局部海域的追讨战,最后还是局部海域的大决战,民众们听多了,云里雾里,但明眼人都发现了,每个国家的海军,都在公海里打着打着,竟是渐渐退入了自家的领海内!
再到后期,信黑国的舰队,干脆利落的出现在了某些国家的海滩边缘,被渔船目击到。
再到最后的一天,终于有首个国家,被信黑国的舰队撕裂了主力舰队的防御网,一大群的小战舰,就像是渔船在大战舰里航行,大量的飞行小队,却像是渔船里跑出来的绝世强者,将四主的大战舰,给炸得稀巴烂。
这个小国家,首个宣布‘全海军战败’。
说难听点,那就是全军覆没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顿时的,世界舆论哗然。
而且不等民众反应过来,一个连一个的,不止这个小国家,各大国家也纷纷宣布‘战备进入陆地范畴’!
也就是说,他们的海军也全军覆没了,没了海军,只能在陆地上与注定上岸的信黑国部队决战!
一时间,兵败如山倒。
不知多少个大大小小的国家,纷纷被信黑国击垮,哪怕是兵力相差了近乎三十倍的那个小国,他们以一百二十艘的战舰,对付四艘信黑国小渔船般的战舰,被誉为全世界最搞笑海战的这一战,却结果一样是被四艘信黑国战舰,将一百二十艘战舰击沉。
星球上的各家媒体,都用相当焦虑的口吻,报道了这一新闻。
并且住在海边城市的普通民众们,已经可以天天见到信黑国的舰队,进入了他们城市的港口附近,然后港口城市的岸防炮火发威,将这些战舰赶跑。
虽然赶跑了,却令得这些城市的民众们,只觉得一阵的冰寒刺骨。
这说明了,战争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大量的海岸边缘的民众们,开始拖家带口的逃跑,转移到距离海岸线更远的城市。
这是人之常情,逃离危机之地,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本能。
可就算本能,如此的行为,却也放大了战争的危机感,害怕的人更为害怕,本来不害怕的人则是也渐渐的混乱起来。
各国都开始了纷乱。
连霸主国等大国也不例外。
他们的战斗力强,但也说明了民众的信心一旦失去,就会变得很麻烦。
霸主国舰队几度的失败,让国内的反战份子找到了理由,纷纷跳上媒体等舞台,开始了高喊反战的口号。
但他们反战是可以,可提出问题,让他们如何停止战争,他们却又说不出口来。
因为让这次的战争结束,唯一的方法,就是‘投降’,可对于霸主国等大国来说,说出此话比要了他们性命还要严重。
就算有投降念头的人,也绝对不可能被主流意识接受,所以这些反战份子,跳的勤快是没错,却绝对成不了气候。
“信黑国攻上岸来啦!”
伴随着在各国海战,都渐渐分出了胜负,大家都认为,信黑国可能会在海战过后,稍微停歇几天的情况下,信黑国却是再次出人意料了。
他们派出了空中部队,战机、联手小队,以及强者等等,各自从战见上起飞,朝着最近的城市轰炸而去。
防空的炮火,抵挡不住他们的脚步。
连强者,也在小队联手,以及信黑国强者的攻击下,死伤殆尽。
到了陆地上的战争,哪怕信黑国到来的是海军陆地作战单位,信黑国的优势也无限放大起来。
这些攻击因为兵力的问题,是相当薄弱的,每次都是在敌军调集了大量的反击力量时,他们便撤回了军舰上。
但就因为这点攻击,令得全世界紧张起来,骚扰战是最令得旁人恐惧的,因为你不知道敌人哪次的攻击会是真的。
当然更大的恐惧,来自于本国领土被直接攻击的威胁。
各大国家的海战,充其量那只是士兵们出门远战而已,与自己家园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现在的空袭却不一样了,大量的民众亲眼见证到了家园与国土,弥漫在火海之中的画面,恐惧与绝望在内心滋长,这也就令得许多的国家变得更为混乱起来。
混乱之下,承平已久的国家最为严重,哪怕只是骚扰,国家内的民众都有些崩溃的意思,而那些本就一直在征伐,或者是边境一直有摩擦战争的国家,却是承受力要更好些。
这同样是每个国家的整体国家意志体现,无关乎武器装备,意志也是无形的力量。
“几十个国家联名请求与我面谈?”
贾岩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底下的那位男秘书传递的言辞,微微笑了起来。
他摇摇头:“不用面谈了,我的底线就是他们全境投降,并入我信黑国,如果投降的话,说不定未来还能以某些特区的方式存在,如果不同意,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好的,属下告退。”
男秘书对贾岩的态度,更为毕恭毕敬。
经过在小桌子上写写画画,好像在涂鸦的可爱小姑娘时,他还同样恭敬的躬身:“爱迪莎大人,我告退了。”
“嗯哒,你走吧,下次来要买糖糖来哦。”
“好的。”
对爱迪莎,这位男秘书,也是打心底里的相当尊敬。
做为跟随在两位身边的秘书,他是完全的知道,自打这位爱迪莎大人来临到了贾岩元帅的身边后,贾岩大人的几乎所有策划与战争的指挥,都是由这位五岁大的小天才完成的。
如果他连这样的人都不尊重,那就是傻子。
“爱迪莎,吃糖可是会吃坏牙齿的。”贾岩不知为啥,今天想逗逗爱迪莎这小屁孩。
“爱迪莎要换牙齿啦,不怕。”
爱迪莎露出满嘴的小乳牙,笑嘻嘻着。
贾岩无奈的摇摇头。
想逗她?开玩笑呢吧,说不定人家的知识就比你充沛的多。
或者应该说,不是说不定,而是肯定比你的多。
“爱迪莎,这些国家都攻入进去了,五十三号的计划,你是先规划的攻击灭亡霸主国,是不是需要改变一下计划内容?毕竟其他国家好像也挺好对付的。”
贾岩问道。
刚才看了整个战争的进度报告后,他就有这种想法了。
爱迪莎的五十三号战争计划,可是先吞并了霸主国这个最难啃的石头,贾岩先前同意,但现在看,好像不少的小国家,比起霸主国要好对付多了,为什么不先去对付霸主国呢。
“就先打霸主国哦。”
爱迪莎写写画画着,都不抬头,一张婴儿肥挂满脸的脸颊上,全是有些搞笑的认真感。
她一边画着,一边回覆:“霸主国是最难打的哦,打完了,其他的小国家都会投降呢,说不定加快攻占星球的进度呢。”
“原来如此。”
贾岩点点头,没什么不相信爱迪莎的。
反正都一样,就算先打小国,恐怕能快也快不了多少。
况且爱迪莎说的很正确,如果不是先去攻击小国,反而最先把整个星球上最难啃的霸主国,给啃下来,其他国家的战斗意志绝对就会变得减弱,如此一来,投不投降先不说,只说信黑国部队接下去的脚步,肯定不会再有太强的阻碍了。
“画好哒!”
爱迪莎惊喜的举起了刚才写写画画的东西。
“呃……”贾岩呆若木鸡。
他还以为爱迪莎那么专心致志的,是在做什么工作呢,原来这小屁孩,居然在画画。
而且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她不是画地图啊,画资料啊啥的,相当的在行吗?但画起了自己想画的图画来,居然就回复到了五岁小孩的水平,人都画成棍子了没没有?
“这是主人,这是贾琳,这个小小的是爱迪莎,我们三个人,上飞船,去太空里玩。”
爱迪莎抿着可爱的脸蛋,继续笑起来。
“好吧,你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