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撿漏 愛下-第4451章 4587 你想要知道什麼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袁延涛漠然点头应是。
再次穿过三百米长的回廊回到自己的居所。袁延涛先是去看了同样关押在此间的Michael大长老。
那是在一间没有暖气的地方。比马房都还没不如。
现在的Michael大长老活得还不如自由石匠的一匹纯种马匹!
虽然这里的温度也在零上,但化雪风呼呼刮着见着缝的往人身体里钻,那种冷言语难述。
签字画押之后,地面上合金大门缓缓开启,袁延涛从容不迫走了下去。
Michael大长老就住在地下。
这里是自由石匠们早期建造的防空设施,现在早已弃用。
冰冷空寂的防空洞中,Michael大长老就跪在地上举着手里的十字架虔诚的祈祷。
身上穿着的,依旧是从圣山过来时候的那一套单薄的粗布长袍。
他的头发又白了许多,白皙英俊的脸光彩不再,只是他的精神一如既往的特别的好,还有他的虔诚和信仰,更叫人动容。
Michael大长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狂信徒。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圣山这么多年,Michael大长老一直坚持苦修,这里的环境再糟糕,也比不过圣山的艰辛。
地上摆着的餐盘非常干净,倒是那水盂里的水一滴未动。
每天,侍卫们都会给Michael大长老送来干净的水,这些水被Michael大长老搜集起来加持祝告成为了圣水。
袁延涛默默坐在那一尘不染的床边,静静等待!
良久良久,Michael大长老祝告完毕艰难起身,抄起圣水轻轻撒弹,完成最后的仪式。
“你有什么要说的?尊敬的袁大骑士长阁下。”
“我来告诉你,你的九州鼎碎片已经被金锋智取得到。”
“还有吗?”
“金锋病重,有可能无法完成刻字。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解开九州鼎的奥秘。”
“还有吗?”
“你的学生,大徒弟wiIIiam陛下,掌控了隐修会。你已经成为了历史。”
“还有吗?”
“当然。wiIIiam陛下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策反了罗亚族长、老帕特,还有我。”
这些惊世骇俗的话,袁延涛并没有对诺曼讲,也没有透露给李家。却是道给了自己的老师。
奇怪的是,Michael大长老并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仿佛在听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仿佛,这些事情,自己早有预料。
“还有吗?”
“你想听什么?我的老师。”
袁延涛神情淡然:“是想听你欺骗了圣罗家族,圣山宝库约柜是假的?是想听这世间还有第八号角?”
“是想听你连金锋都能骗过?还是想听你把世界树果实的消息不但告诉了我,也告诉了wiIIiam?”
“还是想听,你欺骗了诺曼?”
Michael大长老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变化,高大清瘦的他站在那里默默数着玫瑰念珠,宛若老僧入定。
“既然你没什么想要说的,那我就走了。”
“尊敬的老师,今天,是我和你最后一次谈话。感谢您,培养了我,造就了我。让我有幸参与到这风起云涌的大争之世。”
袁延涛长长叹了一口气,双手摁着膝盖缓缓站起,默默向Michael大长老行了个隐修圣山的礼节,静静说道。
“我没有法子救你。因为,我也只是一枚过了河的卒子。”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打败金锋。如果他死了,我的奋斗也没了意义。我的这一生,也没了意义。”
“祝您安好。或许明天之后,我们俩就会在地狱里重逢。”
“到时候,一切,都有公断。”
“菲利克斯。你想要知道什么?”
终于,在袁延涛即将离开的那一刻,Michael大长老开口说话。
陡然间,袁延涛身子一滞,心脏跳出胸口。
“约柜!”
“开启神之国度的正确方法。”
“九州鼎!”
“九州鼎到底怎样才能修复?”
菲利克斯是Michael大长老为袁延涛取的名字。
很多年Michael大长老都没叫出这个名字。
“还有吗?”
袁延涛转身过来嘶声叫道:“没有了!”
这一刻,Michael大长老也慢慢转过身。曾经的师徒在这一刻两两对望。
袁延涛的眼睛里充满了创世神火的渴望,Michael大长老苍暮的眼瞳深处却波澜不惊。
片刻后,袁延涛上到地面阔步向自己的居所别墅走去。
自己的别墅虽然比不上自由石匠的圣堂,但在上千亩的别墅群中也是数一数二。
进入别墅,袁延涛非常平静摘掉自己保暖衬衣上的蓝宝石钻石袖扣,脱掉三十多万的大衣,脱掉二十多万的西装,八万多的皮鞋,四万块的领带,一千多万的百达翡丽。最后又脱掉贴身的黑科技防弹内衣。
最先进入卫生间换掉卫生巾和纸尿裤,袁延涛换上便服出来处理完各种事务,安排好明天的工作,袁延涛对着自由石匠大大小小的头头们逐一叮嘱交仔细交代完毕。
时间已到了下午,袁延涛用过晚餐,早早的上床睡觉。
关闭房门,袁延涛走到角落开启保险柜,平静的将保险柜中的所有东西全部出来。
第一件东西就是一张十亿刀郎的支票。
当年自己联手张承天制造出永定河二桥大案,也将夏玉周推入万劫不复。
在自己上飞机之后,大铁头就奖励了自己这张支票。
支票下,是一摞厚厚的股权书。
这这是张德双和李海云划给自己的。价值三千多亿刀郎。
除此之外,还有诺曼主人这些年赏赐给自己的各种证券债券股份以及众多绝世珍宝。
这些东西,袁延涛全部保存着。包括那十亿刀郎的支票,袁延涛也没有去兑换。
算起来,袁延涛的身家也是好几万亿神州币。足以傲视这世界上任何明面上的任何一个大富豪。
不过,袁延涛并不在乎这些东西。
抱着一摞又一摞的凭证到了壁炉旁,袁延涛看也不看就将十亿刀郎的支票扔进壁炉中。
随后又是价值十数亿的可口可乐的股份,价值五十亿刀的马斯克股份,各种各样的房产手续,各个银行的银行卡……
水与火都是净化这个世界的最好元素。
火光映着袁延涛红红的脸,眼睁睁看着几百亿几千亿的东西在化作灰烬,袁延涛没有一点点的心痛。
钱财,从来都是身外之物。
钱财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个好看点的数字。
自己,从不是为了钱,也不在乎钱。
自己在乎的,是仇恨!
打败金锋,是自己活着的唯一的目的。
杀死金锋,是支撑自己活下来的唯一动力!
是金锋害了自己没了妻子,是金锋害得自己没了根子。
是金锋,让自己失去了自己的女儿!
双胞胎的儿女!
自己活着,像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就是要打败金锋,杀死金锋!
多少次午夜梦回惊醒看见司徒婧婧带着自己的儿女管自己叫爸爸,多少次下身的剧痛痛不欲生痛得想要自己了断。
多少次,多少回,多少天,多少秒,多少的血泪,多少的仇恨,多少的誓言!
如今,万事俱备!
明天,自己将要报仇,亲手将金锋杀死!
自己要把自己承受的所有的痛苦,一千倍一万倍的还给金锋!
挫骨扬灰都不解恨!
哪怕生吃了他的骨灰也不会解恨!
自己不但要杀死金锋,要把他剐上三千刀,还要把他的妻子,他的爱人,他的红颜知己,他的家人,他的母亲,同父异母的小弟,他的金家军,他的谛都山,他的野人山,他的骑士团,他的修复学院,他的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