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愛下-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給我一首歌的時間看書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拂晓时分,一道孤单的身影在弥漫着淡淡白雾的小花园晨跑,正是昨夜辗转反侧的朱尧媖。
昨夜郭淡说他不懂得奉旨恋爱该如何操作,可是习惯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朱尧媖同样也不知道这自由恋爱又该如何操作,故此,昨夜她是被郭淡吓得落荒而逃。
至今都是惊魂未定。
追求我?
怎么追?
朱尧媖一边跑着,一边思索着,但心中仍是一片茫然。
在牙行这么些年,她当然有羡慕过寇涴纱,羡慕她为何能够这么幸福,可为何她会去羡慕,就是因为她心中已经认为,这份幸福永远都不可能属于她。
她从未想过自己。
公主、寡妇,已经杜绝了她对爱情得向往。
不过她仍旧感到非常满足,至少她逃离了那个牢笼,内心从未有过嫉妒和恨,有得只是知足。
“可算是追上你了!”
忽然间,似近似远仿佛传来一声回答。
“谁?”
朱尧媖犹如身在梦魇之中,不由得左右张望着,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往前倒去。
“啊!”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将她拦腰抱住。
她睁眼看去,只见郭淡正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你没事吧?”
朱尧媖忐忑地摇摇头道:“我…我没事。”
郭淡又问道:“你还在生气?”
“生气?”
朱尧媖微微一愣,道:“生什么气?”
郭淡问道:“你没有生气,为何方才我叫你,你都不理我?”
朱尧媖错愕道:“你方才有叫我吗?”
郭淡苦笑道:“叫了很多声,可是你不但不理我,反而越跑越快。”
“我…我…!”
“你真的没事吗?”郭淡又问道。
“我…我没事!”
朱尧媖摇摇头道。
郭淡道:“不可能,你肯定有事。”
朱尧媖疑惑地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不然的话,我抱着你这么久,你也没有叫我松开,其实我也不想松的,但是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费力,我手臂有些酸麻,要不让我换一只手?”
朱尧媖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是躺在郭淡的手臂上,倏然站起,窘迫地直点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
说着说着,她耳根都红透了,又低声道:“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郭淡关心道:“你脚扭伤了,我先扶你过去坐下。”
“哦。”
朱尧媖木讷地点点头,然后一瘸一拐的在郭淡的搀扶下,往边上的亭子走去,可走到一半,她突然发现自己脚一点也不疼,她不禁轻轻轻轻跺了跺脚,然后摆正姿势走了两步。
一点事都没有。
“我的脚没有扭伤。”
朱尧媖猛地向郭淡言道。
“是吗?”
郭淡低头一看,道:“咦?还真没有扭伤,哎呦,这可真是万幸,我方才还未你扭着脚了,这心里都还在犯愁,我的一诺粮行怎么办。”
朱尧媖完全清醒了过来,斜目瞪着郭淡,“那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吗?”
郭淡侧身瞅了一眼,打了个哈哈,“抱歉,抱歉,我方才一心关心你,完全就没有感觉到。”
说完之后,他才放下手来。
朱尧媖哪里信他,“我跑步去了。”
“等等!”
郭淡一手将她拉回来,道:“你这样子去跑步,那不得跑沟里去,先坐一会儿吧。”
朱尧媖是一脸尴尬,她都记不起自己方才是一个什么状态。
郭淡又道:“如今年初,有许多工作要做,你可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小心一点好。”
朱尧媖窘迫地瞧了眼郭淡,心知自己今儿确实有些迷糊,老老实实地跟着郭淡来到亭子里面。
突然,她发现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又被郭淡牵上了,忙道:“你快松手。”
“不急!不急!”
郭淡一本正经道:“你这样子,我要不牵着一点,那可能会出人命得,你先坐下,等你清醒过来,我再松开。”
“什么出人命,胡说八道。”
朱尧媖缩回手来,坐了下来,心里都开始有些气馁,片刻功夫,又被他搂抱,又被他牵手,可想想当初被郭淡从河里救起时,甚至还让他看了个通透。
郭淡打了个哈哈道:“清醒了,清醒了。”
“你还说。”
“不说!不说!”
郭淡一屁股就坐在朱尧媖身边。
吓得朱尧媖赶紧起身,又坐到对面去,还忍不住给了郭淡一个白眼。
郭淡呵呵一笑,又道:“是我昨晚得话吓到你了吗?”
朱尧媖点点头,但旋即又摇摇头,可见郭淡疑惑地看着她,不禁又点了下头。
郭淡问道:“你在害怕什么?”
“我…!”
朱尧媖苦想半响,旋即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郭淡又道:“之前你可也不乏追求者,为何你又不感到害怕?”
朱尧媖微微一怔,心道,是呀!之前我为何不感到害怕…..!念及至此,她不禁又瞧了眼郭淡。
郭淡笑道:“也许你不是害怕。”
朱尧媖问道:“那是什么?”
郭淡沉吟少许,道:“我听说女人在第一次恋爱的前夕,都会出现一种胡思乱想症,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突然生命中多出一个人来,势必就会导致忐忑、焦虑、不安,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可同时这也说明了一点,就是这个人已经进入你的生命中,当你慢慢接受他后,这种症状就会慢慢消失,取而代之得将是幸福、快乐和充实,因为生命中若只有一个人,势必会显得孤单、空虚,两个人就刚刚好。”
朱尧媖听得是目瞪口呆。
她知道郭淡擅于分析,但她以为仅限于买卖,不曾想连这…这都能够分析?
“不信?”
郭淡问道。
朱尧媖螓首轻摇,霞飞双颊,她可不傻,这会儿都已经反应了过来。
“来,我们做个试验,来证明这一点。”
“如何证明?”
朱尧媖问道。
郭淡突然起身坐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吓得朱尧媖又准备起身逃离。
郭淡一手拉住她,道:“我这是帮你,让你早点摆脱这胡思乱想症,毕竟你可是一诺粮行的总经理,你成日精神恍惚,万一工作上出错了,我可就损失惨重。”
朱尧媖狐疑地瞧了他一眼。
郭淡又赶紧趁热打铁道:“我假装一对情侣。”
“你胡说甚么!”
朱尧媖又欲缩回手来,但这回可是没有得逞。
郭淡道:“你先别着急,这只是一个试验而已,你给我一首歌得时间,就能够确定我方才说得是不是真的,我相信我之前对你的承诺,足够让你再信我一回。”
朱尧媖沉吟少许,又瞧了瞧郭淡,轻声问道:“如何试验?”
“坐坐坐!”
郭淡轻轻将她拉到身边坐下,一本正经道:“你先闭上眼。”
朱尧媖狐疑地审视着郭淡。
郭淡仿佛很受伤:“难道你对我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
朱尧媖稍稍撅了下嘴,轻轻合上了眼。
郭淡又充满诱惑地说道:“然后轻轻地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朱尧媖猛地睁开眼来,道:“这怎么行?”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郭淡郁闷道:“我们现在是一对情侣,这对情侣而言,是再正常不过,放心,就那么一小会儿,我们只是在追寻一个答案而已。”
朱尧媖左右瞟了眼,今日天公作美,周围都迷茫着白雾。
郭淡道:“缓缓闭上眼来。”
朱尧媖羞赧地瞧了眼郭淡,然后缓缓闭上眼来。
郭淡轻声说道:“放松一点,如今坐在你身边的不是郭淡,只是你的意中人。”
朱尧媖轻轻点了下头。
郭淡又温声道:“方才你们刚刚一块晨跑完,坐在这小亭子里面休息……。”
一阵清凉的微风拂过。
郭淡立刻道:“这时一阵微风拂过,花香扑鼻,你不禁深吸一口气。”
朱尧媖真的就深深吸了口气。
郭淡又道:“此时此刻,你觉得生活是如此充实、幸福和快乐,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你们,你轻轻地将头靠在情郎的肩膀上。”
朱尧媖慢慢将头靠在郭淡的肩膀上。
我还有这天赋,我特么真是一个天才啊!郭淡又道:“你的情郎也轻轻抬手揽着你的腰肢,轻声唱着属于你们的歌曲。”
说到这里,他轻声唱道:“雨淋湿了天空,灰得很讲究,你说你不懂我,为何在这时牵手。
我晒干了沉默,悔得很冲动,就算这是做错也只是怕错过,在一起叫梦,分开了叫痛,是不是说,没有做完的梦最痛,迷路的后果,我能承受。
这最后的出口,在爱过了才有。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在我的怀里你不用害怕失眠,如果你想忘记我也能失忆。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你送我的眼泪让它留在雨天,越过你划的线我定了勇气的终点。”
余音没有绕梁,周边是一片安静,但二人已经是紧紧偎依在一起,过得一会儿,朱尧媖突然稍稍扭动了下雪颈,让自己靠得更加舒服一些,呢喃道:“我还想听一遍。”
语音中充满着甜蜜。
郭淡又唱道:“你说我不该不该,不该在这时候说了我爱你。要怎么证明我没有说谎的力气。请告诉我,暂停算不算放弃,我只有一天的回忆。哦。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