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贅婿神王 txt-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算哪根蔥?!相伴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如果不认识俩人的话,还以为他们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可萧天策越是这样越让叶宁警惕!
他知道这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善于伪装和谋略,和郭泰以及龙政这些人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喜怒哀乐从来不表现出来。
不然能坐上上将的位置?
须知,大夏开国二百余年,人杰天骄,才情惊艳之人并不少,很少有人能再这个年龄成为上将。
不过从中将到上将也是分等级的。
比如龙政就是一星中将。
而萧天策则是三星上将的军衔,这种高规格的礼制极少,但足以证明他配的上一代天骄这个称呼。
此时其他王族子孙落座后气氛变得压抑无比。
在场的人一半以上叶宁都认识。
而且都和他有仇。
比如林峰。
叶宁不知道为何林峰会在这,不过看着雅间的氛围就明白,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
“叶宁我去个卫生间。”
林浅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注意安全。”
叶宁微微点头。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带着冷意盯着他。
“又见面了叶宁!”
林峰沉着脸坐在宁寒旁边,率先打破压抑的气氛。
精品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第三百六十一章 你算哪根蔥?!讀書
“我认识你吗?”
叶宁靠在椅子上嗤笑一声。
“哼!”
林峰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道;“如果不是萧天策上将回来,想要调解这场恩怨,你早就尸骨无存!”
顿时叶宁起身走了过去。
磨盘的大手抡动。
啪!
直接抽了林峰一个大嘴巴,如一道闪电炸响,所有人当场都懵逼了。
呆若木鸡!
当着萧天策上将的面叶宁都敢动手!
这他妈的是有多狂妄?
“给你脸了是吧?!”
“你?!”
林峰眼神怨毒,脸色通红,嘴角溢血,脑瓜子嗡嗡的,恼羞成怒快要气炸,腾地起身怒道;“天策上将看到没有?当着你的面他都敢动手,这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啊?!”
唰!
蓦然叶宁伸手掐住了林峰的脖子冰冷道;“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活到现在吗?!”
“呃……”
林峰说不出话来了,被叶宁的大手死死掐住喉咙,血气逆冲头顶,双脚慢慢脱离了地面。
一众王族子孙敢怒不敢言。
萧天策没有说话,他们也不敢打断叶宁,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叶兄停手吧!”
此时萧天策终于开口了。
他若是再不表态,估计林峰会被掐死。
叶宁扭头看着萧天策问道;“你再命令我?”
“林峰现在是我的副官,还希望叶兄给我个面子,不管当初你和他之间有什么恩怨,现在林峰已经改过自新,所以你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
萧天策淡淡道。
“你的副官?”
叶宁被逗笑了,接着讽刺的说道;“挑个垃圾当副官,你的眼光也是够差劲的!”
砰!
叶宁松开手,林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心有余悸的样子。
林峰咬牙切齿,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到萧天策的身后怒火冲天。
他怎么也没想到,昔日林家的上门女婿,如今已经能和东海王族的人平起平坐了,还敢直接和萧天策这位年轻的三星上将硬刚。
而自己越混越差劲,居然沦落到给别人当副官。
还被叶宁当做垃圾一样讽刺。
他怒了!
无法忍受!
好歹自己曾经也是江陵林氏豪门出身,他不甘心沦落给萧天策当副官,所以他下定决心要往上爬。
随后叶宁坐了回去。
龙政和孔盛以及郭达三人纷纷冷着脸,对叶宁的敌意丝毫未见,其他一干人等则闭口不言。
荣恒更是杀意浓烈。
“各位既然同意来赴宴,就别冷着脸带着杀气,我不管你是那个东海王族的子孙,还有我希望你们明白,调解你们之间的恩怨并非我意,而是我师尊的意思。”
萧天策锐利的眼神一一略过众人。
多看了叶宁一眼。
嘶!
“南皇前辈的意思?”
“真的是南皇前辈吗?”
“天策上将,南皇前辈要来省城?”
龙政和孔盛以及郭达纷纷吃惊,萧天策的面子他们可以不给,但是南皇的话必须听。
否则就是死!
叶宁微微皱眉。
南皇?
一个将死之人而已。
他是从岳元口中得知的这个人,据说南皇此人门徒遍布江南,其中不乏一些军方巨头,以及一些权贵之人,包括一些商业大佬。
说通俗点就是一头坐镇南方的雄狮!
而北帝则是虎视眈眈的猛虎。
随时都会侵犯南方市场。
“师尊说了,和北帝的十年盟约即将到期,到时候北帝将会亲自驾临泰山和师尊再次进行巅峰一战,如果输了就对北方门阀开放市场,如果赢了北帝则把山海关以北让给南方,他不希望再这个时候看到东海省出现内斗,尤其是东海十三王族!”
萧天策一脸神色肃穆的样子。
“我想此时此刻,各个王族的长辈都应该收到了消息,所以你们之间的恩怨必须调解,如果实在调解不了的话,可以登上生死台签下生死状!”
生死状?!
嘶!
闻言众人倒吸口凉气,纷纷为之变色。
听到生死台三个字叶宁不禁笑了,扭头看向孔盛和郭达,最后盯住了对自己充满杀意的荣恒。
“不服可以上生死台。”
“我必杀你!”
荣恒冷冷道。
这时林浅雪走进了雅间,凑到叶宁耳边嘀咕道;“万豪大厦那边果然有人搅混水,怎么办?”
“不急。”
叶宁握住她的手,而后看向萧天策;“赶紧让服务员上菜吧?还再等什么呢?”
顿时萧天策呵呵一笑。
“叶兄饿了?”
“不然呢?”
“哼!你是来这蹭饭吃的?”
荣恒讽刺道。
“关你屁事?”
叶宁眯着眼睛,接着怼道;“荣家的人都这么嘴碎吗?信不信我拿针把你的嘴巴缝上?”
“吃软饭也能这么理直气壮?!”
风烈冷不丁的讥笑一声。
“你算哪根葱?”
叶宁斜睨了风烈一眼,接着说道;“小小年纪嘴巴就这么毒,你父母没教你怎么做人?”
“你敢辱我?!”
风烈气的腾地起身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