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六百八十六章 畫風錯了!熱推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有缝衣针,当然也少不了缝纫机。在大贤者之塔与五联城时期,芬和两丫头热衷于缝制各种特色衣服时,早就摸熟了这种机器的使用方式。如今有需求了,当然是再把它造出来。
缝衣服所使用的线,则是同为制作丝绸的丝线。不过制作丝绸是使用七茧丝,缝线则是使用九茧丝,稍微粗了一点点。
本来某人还矫情地要自己来做衣服,反正又不是没做过或不会做。就是车边而已,有什么困难的。
但某人车个一小段缝线,就左挪右挪、东瞧西瞧的,才能又车上一小段。偏偏这么仔细了,车缝线还是歪七扭八的,让人看了好不别扭。
磕磕碰碰了几回,看不下去的哈露米抢过去做了。拆了旧线,就看她熟练地哗啦一下,就车了好长一段距离,又直又顺。
果然,事情还是要交给擅长的人去做。
预定要做的贴身衣物、长袍与魔法师小披肩,形式都相当简单,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或是弄一些不知所谓的腰身或皱折出来。所以哈露米动作特别快,三两下就把所有东西给车好了。
看着自己来到迷地以来,用了最多心力,筹备时间最久,制作时间最长的装备逐渐成形,说不激动是骗人的。但激动归激动,某人也不由得注意到整个气候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湿度提升,远处有雷隆隆作响,似乎风也大了。这是终于要下雨了?所谓遇水则发,这是好事情吧。
拿到刚缝制好,热腾腾的衣服,理了理线头,稍微清理一下。林便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在阁楼的房间,打算换上这一身新衣服。
捧在手中的全套衣物很轻,没有什么重量。只是某人突然想到,现在是初春,穿这一身会不会太过单薄。是要在里头加件毛衣呢,还是给自己套一个加热保暖的小魔法。
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剥了精光,林动作利落地给自己从里到外都换上新衣裳。话说迷地的新年还过没一个月,自己这也算是新年穿新衣了吧。
大男人的房间,又是前资深肥宅,当然不会有可照全身的穿衣镜。但对一个魔法师而言,这完全不是问题。水镜术可以说是自己除了光系列的魔法外,前一段时间最常使用的魔法了。只是说之后使用论坛,都直接把内容投射在视野里,这才没什么再用水镜术。
如今想要照镜子,而不是上论坛,林熟练地拉出几张等身大的镜子,摆阵式般地在身边围了一小圈,得意洋洋地照着自己的英姿。玄武的图案很大,从后背绕道身前的腰间。且在肩舺骨以下的位置,刚好是穿上魔法师小披肩后,也不会被遮住的地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黑色底的绸缎,以黑金线与暗红线勾勒出四灵之一的线条,乍看之下并不显眼。但仔细瞧,却有几分难以言喻的典雅。哈露米给了一个闷骚的评价,某人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但好像也没有比那个词更贴切的了。
学起少女般的动作,溜滴滴地转了一圈。反正没外人看,某人正想掂脚眨眼吐舌,做出一个可爱的动作。突然一阵闪光亮起,闪现术发动!
但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在闪现术再次发动前的空隙,一股巨大无比的能量冲击,轰到了身上。林下意识地向后急纵,撞破了墙面,撞进了庭院里。
妙趣橫生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六百八十六章 畫風錯了!分享
这时才有雷声传来,隆隆声不绝于耳。
自己这是遭雷劈了吗?某人恍惚着。
颤巍巍地起身。林想通了刚刚被雷击中的关键。第一下雷击被自己用闪现术躲过了,但从现场没有其他破坏痕迹的环境来看,这第一下雷击没有轰失,而是转折了方向,再度袭身。这个转折太过迅速,距离也太短,雷击速度快到超过自己的反应时间,这才被轰了个正着。
只是这一身防护异种能量的防御手段,其实并不只防御不同维度之间的能量潮汐而已,而是可以抵抗所有能量类的冲击。这记闷雷的威力虽然大,但其实伤到某人的,不过是慢半拍的闪躲动作,让慌张的自己撞破墙壁,因此而造成撞击伤害而已。
雷电能量没在自己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哪怕是一丁点烧酌的伤痕。这一身特制的魔法版丝绸法袍也是同样的结果,没有任何烧灼痕;就连撞破墙壁,都没能在衣服上留下任何破损。除了后脑袋可能肿了起来,整个人有些头晕外,一切完好如初。
只是莫名其妙捱了这一记雷劈,为的是什么?
忽然一个念头不可遏止地占满整个脑海,不敢相信的某人在心中大呼:这个画风错了吧!
自己之前所造成的动静可一点都不小。待在屋子里的其他人当然是慌慌张张地跑着,要跑出屋来看着究竟。但某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从第二道闪电中所出现的那道人影。
有点眼熟,是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相貌普通的祂每踏出一步,都能带起风云卷动;以及肉眼看不到,但身为魔法师一定可以感受到的权能躁动。与此同时,一连几天闷着要下又不下的乌云,这时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让雨中的身影,又模糊了几分。
比起神秘之主克莱因的意外现身,某人口中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说明此身可能遭遇的境地:“天劫……”
神秘之主的现身,并没有自我介绍,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得那张脸。但所有人从屋子里跑出来的人,在看到细雨从身旁滑开的那个男人后,脑子里所浮现的一定是这个名字。
能有如此威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就不可能是圣者之身。只能是真身降临,代表着‘神秘’权能的神灵。
事实上,对于自己出现在这个地方,克莱因心中的讶异不比眼前的凡人们还要小。众神与这个世界的联系那是藕断丝连呀。祂们真身降临有种种限制,但又不完全断绝祂们与迷地的联系。假如迷地这个世界有真正的意识,那肯定是典型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渣男。
但祂出现在这里了。
虽然没有明示,但克莱因知道自己真身出现在迷地,有时间限制,也有该做的事情。那个感觉很隐晦,就是要祂揍眼前这个男人一下,然后就可以滚回自己的神国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让祂想去找阿波罗斯聊聊天。作为极少数,或者说唯一一个能够以真身自由来往迷地与神国的神灵,守护之主与迷地的联系,是远超过其他诸神的。对这种晦暗未明的感觉,找祂解释应该可以得到最接近正确的答案。
但那个麻烦的家伙,不管是神或是恶魔,都是敬而远之的。摸了摸前不久被守护之主揍断的鼻梁,克莱因突然想到,好像也是跟这个男人有关。所以说,眼前这是报仇的机会吗。
当祂听到那个男人艰难地说出:“天劫。”二字时,克莱因多了几分明悟。
笑着看向这个很早以前就被祂关注的男人,克莱因说道:“看来你比我更明白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外神。”
轻飘飘的两个字,林顿时理解了自己的问题出现在哪里。迷地的‘外神’并不是专指克苏鲁神话中的那些强大存在,举凡非迷地土生土长成就的神灵,都可以被冠上这样的称呼。
严格来说,深渊的恶魔大君们也可以这么称呼。只是长久以来,与迷地神灵相爱相杀的日子,让祂们有了‘深渊邪神’、‘深渊大君’这样的专属名称。
而那些隐藏在某人星空夜幕之下的存在,假如祂们真的和地球有关联,而不是某人想象出来的产物,那毫无疑问也是能被归类于‘外神’的范围内。只是在过去,祂们都只在某人的星空夜幕中,在自己的地盘上才会现身。
如今,与其说是自己曝光了,不如说是自己背上的那只大龟曝光了……
早就应该猜到,那不是单纯的图腾!林试着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但却装得十分难看。这个时候能说什么?或许,说什么也都没用吧。
这时克莱因突然问道:“其实我有一点不太明白。我出现在这里,是应该要杀死你呢?还是杀不死你呢?还是要刚刚好,把你打得半死不活呢?困扰啊。喔,先说好,这不是私人恩怨,我也没有歧视像你这种人的意思。会揪着外神,非要打死或赶跑的,也就只有阿波罗斯了。除非你选择站在了概念的对立面,否则不会有其他神想要对你做些什么的。”
思考这样的问题,反而让某人的紧张感尽去。林看着露出一副好学不倦表情的神秘之主,不由得认真地回答道:“也许,结果与过程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摆出的是什么样的态度。”
能够混成一个神的,就不会有什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林光是提了一句,就让克莱因对于今天这件事情,多了一些想法与感悟。祂满意地笑着,说:“我就说嘛,你一定比我更明白现在的处境。既然知道了,那能不能请你乖乖地让我揍一拳,好让我收工?”
“陛下想得可真美。”林有气无力地吐槽说道。
神灵真身的一拳是什么样的概念?不知道。但也绝对不会是让人想试试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