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txt-第二十六章 餛飩攤相伴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旌旗舞动,军阵连绵。
士气如虹,锐不可挡。
帅旗一动。
全军而动。
一个冲锋,所在的山峰就被踏平了。
那帅旗则是快速的来到了杰森的身边。
帅旗下,一个人影端坐在马上。
只是,杰森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容。
似乎感觉对方是在微笑。
又似乎是面容严肃。
这些感觉都有,但不是全部。
最终,只剩下了一片光辉。
在这光辉下,一股独特的气质却不由自主的吸引着杰森的目光。
那是精忠无二的气质。
那是甘愿为脚下大地,大地上的人民流干鲜血的气质。
‘他流了血,这血就渗透到我们民族体内,世世代代传下来!’
莫名的,杰森心底涌现了这样的话语。
同时,那道身影也在对他说着写什么。
只是与对方的外貌一样,他听不太清。
有着的只是山风呼啸。
有着的只是将士呼喊。
在那风中,在那呼喊中,声音却逐渐清晰——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
听着那豪迈之声,杰森眨了下眼。
顿时,他眼前的一切消失了,只剩下了武馆属于他的房间。
他还坐在密室内。
但是,他的手却抬了起来,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呆呆的坐在那,回忆着刚刚恍惚的一幕。
杰森愣了许久后,这才回过神
在他的眼前,依旧是一行行的文字——
【判定通过!】
【体质+0.1】
【徒手格斗获得额外天赋选项:借力、打力】
【借力:历经了一次次生死后,你掌握了这项极为特殊的技巧,当你用双手招架对手的攻击时,你可以化解对方不超过炸弹级别的攻击力(不包括能量攻击)】
【打力:当触发了‘借力’这一额外选项的时候,你可以将对方的劲力带着你的攻击打回去】
……
‘借力打力?’
看着新出现的两个额外选项,杰森有些愕然。
然后,他回忆着刚刚挑滑车的一幕。
当他双脚落地后,似乎真的不单单是蛮力了。
不!
还是蛮力!
只不过,这样的蛮力不再是双臂,而是全身。
用全身的力道偏移了对方的重心后,再一击致命。
忍不住的杰森站起来就是一拳击出。
虽然是击打在空气上。
但这一拳前面的空气却仿佛被利刃切割,然后又连连震颤不止,当震颤达到一个极致时,灼热扭曲了空气。
最终——
砰!
一声低沉的闷响回荡在房间中。
“这一拳……”
杰森眉头微皱。
空气不同于实物,一些细微之处是体会不到的。
当即杰森就打开房门准备去演武场试试。
不是和谁交手。
只是单纯的打一下木人桩。
这个时候,豆包已经再次带着武馆内的9个弟子开完拳了。
9个弟子分别进行着各自的练习,豆包则是指导着。
等到杰森走出来时,所有弟子的目光都被杰森吸引了。
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这些武馆弟子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这个时候看向杰森的目光中多出了一分探究。
自己的馆主究竟伤得重不重?
每一个弟子都在猜测着。
豆包则是带着担心。
但在这些弟子,豆包不能够表现出更多来,因为那会影响到人心。
事实上,今天上午弟子们来的时候,就旁敲侧击的询问着她。
对于豆包来说,武馆可是馆主的根本。
自然是不容有失的。
因此,很干脆的告知着这些弟子,馆主没事,只是轻伤。
外面的谣言就是以讹传讹。
不过等到杰森真的出来了,豆包却是马上担心起来。
不是担心她的谎言被揭穿。
而是担心杰森的身体。
“馆主?”
豆包轻声问道。
杰森笑着点了点头,却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向了练武场一侧的木人桩,然后,一拳击出——
砰!
拳头与木人桩紧紧接触。
所有人都看到这一拳入木三分。
嘶!
九个弟子倒吸了口凉气,他们每天与木人桩对练,是最为清楚这些木人有多么坚硬的,不要说拳打了,就算是刀剑劈砍也只能够留下浅浅的痕迹。
而现在,他们馆主一拳下去,就是一个印子。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恐怕就是骨断筋折了。
但更令他们惊讶的事情,还在继续着。
被击中的木人桩剧烈的抖动着,就好似地面在抖动一般。
刹那后,
轰!
木人桩就这么炸裂开来。
四分五裂间,木头焦黑,犹如埋藏了炸药。
“这?!”
所有人都呆住了。
包括豆包。
豆包是和沐白最为亲近的人,自然知道沐白的实力,之前的一拳,她并不奇怪,在私下里演练的时候,沐白有时候也能够做到。
但是,现在的一拳,却绝对做不到。
难道……
‘是妈妈说过的不破不立?’
‘馆主经历了之前的伤势,不仅没有留下暗伤,还更近了一步?’
豆包想到这双眼一亮。
“馆主你?”
豆包试探的问道。
“嗯。”
“恰好有一些感悟。”
杰森点了点头回答着,然后,目光看向了那些因为震惊而呆愣在原地的武馆弟子们,沉声说道:“还不继续?”
“是,馆主。”
“明白,馆主。”
弟子们顿时回过了神,一个个再次演练起来。
相较于之前,这个时候的弟子们越发的卖力表现了。
杰森扫了一眼后,目光就看向了豆包。
“刚刚有了一些感悟,我去转转。”
杰森说道。
“嗯,馆主你去吧。”
“记得午饭的时候回来。”
豆包叮嘱着。
“好。”
已经转身迈出武馆大门的杰森嘴角一翘,他发现豆包真的是好,不说其它,单单是着一日三餐,就让他有种离不开的感觉。
‘刚刚的一幕,应该足够了。’
杰森回想着那些弟子的神情,有把握到了下午的时候,他没有受伤,反而功力大进的事情就能够传遍整个山城。
这些弟子只是花钱学武,并不是什么入室弟子。
自然是不会给他保守什么秘密的。
甚至,本身今天就应该带着别样的心思来的。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
别人交钱,他交拳。
还能向外传递一些消息,实在是一举两得。
杰森有把握,当这样的消息传递出去后,一部分人会相信,但这一部分人是很少的人,更多的人会不相信,甚至,认为他在故布疑阵。
然后!
他自己悬赏自己的花红就会变得越发诱人了。
‘来多点吧!’
‘最好是带着‘食物’来。’
杰森满怀期待的想着。
他已经把山城的大户收割了一波,剩下的‘散户’自然也是要收割一波的,真是双赢。
‘主线任务的声望已经到了80,是因为昨晚上的刺杀,又暴涨了一截。’
‘比预期的更要快达到100……嗯?’
杰森扫视着主线任务,突然双眼目光一凝。
他看到了一个的馄饨摊。
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人正站在扁担后面收拾着。
显然是,准备收摊了。
杰森见过这个馄饨摊的老板一次,现在看着面容、身形也都没有改变,但是,之前那个老板身上可没有沾染‘死气’!
在他的【死气感知】下,杰森可以确认,这个馄饨摊的老板刚刚杀了人。
而且,尸体就在后边的巷子里。
‘是冲着花红来的?’
‘还是……’
‘意外?’
杰森想着就站在了馄饨摊前。
“沐馆主您要吃碗馄饨吗?”
正在收摊的赵老四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带着精明的微笑。
就好像是在为自己剩下的馄饨终于能够卖出去而开心一般。
“嗯。”
杰森点了点头。
“好勒,您稍等。”
“要加个蛋吗?”
赵老四问道。
“加。”
杰森给与了肯定的回答,然后,就站在馄饨摊前看着赵老四忙碌起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武馆街上忙碌的人匆匆而过,不过在看到高大魁梧的杰森时,都会放慢脚步,脸上带着好奇,眼中带着探究。
很明显,昨晚醉仙楼的事情,已经是满城皆知了。
但是,没有人过来打扰。
武馆街的馆主,对于山城的普通人来说,也已经是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
再加上,李德尚的存在,一些以讹传讹的话语出现后,这些人再好奇也是心存敬畏。
眼前的赵老四也是这样。
煮馄饨的时候,就是一副时不时悄悄打量杰森,却又不敢多看的模样。
一切都很正常。
但杰森莫名的觉得有点怪。
眼前的赵老四有些不自然。
可具体是哪里不自然,杰森也说不出来。
不过,馄饨很香。
虽然还没有吃,但是那味道,杰森已经闻到了。
甚至,在脑海中,杰森已经在猜测馄饨的味道了,尤其是配上那份汤,这味道一定是不错的。
“沐馆主,葱花香菜?”
“都有。”
“醋和辣椒在那。”
赵老四一指货摊边角,就开始为杰森冲汤,些许的紫菜、虾皮、盐、胡椒在热汤冲释下,立刻绽放出了原有的鲜味,翠绿色的葱花、香菜翻滚的来到了碗的上层,荷包蛋随即入碗,而当一个个白皙的馄饨倒入碗中后,更是与翠绿相得益彰。
两滴香油,则让这碗馄饨越发的让人垂涎欲滴。
“沐馆主,您的馄饨。”
赵老四笑道。
“嗯,再来一碗。”
杰森接过碗后,来了一句。
“好。”
赵老四愣了愣,马上露出了笑容。
杰森没有坐马扎,就站在那先是喝了口汤,吧唧了一下嘴后,就开始放入醋、辣椒、盐,也没有用勺子,直接端起碗,一仰脖就干了这碗馄饨。
赵老四显然没有见过这样吃馄饨的,有点被吓到了。
杰森则是一抹嘴,放下了碗,耐心等待着。
他可以肯定了,他刚刚为什么会觉得奇怪。
因为——
眼前的人,绝对不是赵老四。
赵老四的馄饨可没有这样的好吃。
嗅觉是不会骗人的!
他之前闻过对方煮的馄饨。
和他刚刚吃的这碗,至少是差了两个档次。
而且,对方根本不舍得放虾皮、胡椒。
但是刚刚的这一碗,不单单是虾皮、胡椒都有了,而且还恰到好处,对方的手艺一点都不比他昨天晚上在‘醉仙楼’大师傅做得差。
‘杀了赵老四,还冒名顶替吗?’
杰森静静的想着。
赵老四在哪?
毫无疑问是在那后巷里了。
至于对方的目的?
极有可能是为了花红而来。
不过,杰森并不急动手。
先是抽动了一下鼻翼,确认了对方身上没有更多的‘食物’后,杰森就耐心的等待起来。
没有更多的‘食物’,多吃几碗馄饨更是理所当然。
不过,就在杰森端起第二碗馄饨的时候,突然如芒在背,
下意识的杰森一扭头,就看到了豆包。
豆包站在武馆的门口,正看着这里,几个武馆学徒则是刚出门。
显然,豆包这是在送武馆学徒,恰好的看到了正在馄饨摊前吃馄饨的杰森。
杰森的视力远超常人,一眼就看到了豆包眼中的委屈、恼怒。
仿佛是在说,我做的不好吃吗?
为什么要出来吃?
家里不能吃吗?
在这样的注视下,杰森心底一阵阵的发虚。
是不由自主的发虚。
似乎是自己做了错事一般。
尤其是当豆包就是站在那里看着,没有上来阻止他、也没有任何的呵斥,只是显得越发委屈后,哪怕没有错,也都觉得自己是错了。
‘怎么办?’
‘我的长期随身厨子不会没了吧?’
‘要挽回!’
‘一定要挽回!’
杰森开动脑筋的时候,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武馆街一侧。
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孩一身旗袍走了过来。
左面的一个稍微高一点,大腿修长。
右面一个个子虽然低了一点,但是波涛汹涌。
两人的容貌都是相当漂亮,尤其是走在一起时,那合身的旗袍更是吸引人的目光,几乎是一出现就吸引了武馆街上男人们的目光。
一会儿看看左面,一会儿看看右面。
但是两人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就这么走到了杰森面前。
“沐馆主,上午好。”
“您还记得我们吗?”
“我是李远远,这个是赵淑画。”
两个女孩走过来后,右面那个女孩径直说道,面容上带着感激,左面的女孩同样如此。
李远远、赵淑画这两个名字,杰森很陌生。
但是,两个人他见过。
第一次两人穿着学生装在他的武馆门前。
第二次是深夜的码头上,两人被拴在了贩卖的人群中。
这是第三次。
两人是来感激的。
杰森对此并不在意。
他不是特意去救人的,就是顺手。
因此,他点了点头,就不想再理会两人了。
但是,李远远、赵淑画却不是这样。
“真的是太感激您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没有您的话,我们就……”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情绪激动的就要落泪。
如芒在背的感觉加深了。
杰森悄悄的瞄向了武馆门口。
豆包还站在那,眼中的恼怒没有了,只剩下了委屈,但那委屈却更盛之前数倍还多。
脸上的表情更是在说:你外面有狗了!
不行!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不然厨子就该没了!
想到这,杰森神情一变,习惯性的淡然变得正义凛然,眼中更是浮现了浓浓的威严与煞气,他看着馄饨摊后的赵老四,一字一句说道——
“说,为什么杀人!”
赵老四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