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29k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二三節:問題(二)讀書-itzbi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做文抄公写出福尔摩斯探案集与自身投入侦破很显然是两回事,何况凶手有备而来,就在马林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人群中一个幼崽。
那是一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孩子,穿着与这个时代不同的衣物,留着清爽的寸头,看起来不像是马尔斯所处的时代,但看起来与娜娜奇的那个时代有着一些联系。
马林扭头看向金曷城:“曷城警官,你看到那个孩子了吗。”
金曷城扭头,顺着马林所指的方向:“孩子?并没有……”说到这里,这位警官看了马林一眼,带着一丝疑惑与不解:“也许是因为您的灵感过高?”
重生之我的美丽人生
马林点了点头——这个时代的人看不到来自未来的孩子,马林想了想,看着那个孩子走了过去。
这个孩子似乎注意到了马林,他的脸上先是疑惑,然后是不解,最后是紧张,等到马林指向他的时候,这个孩子转身就跑。
马林下意识地拍了一个定身术,但是看到这个孩子先是脚下一软,然后还是完成了一次标准的弹射起步,跑得飞快。
马林只能追了上去。
………………
奇貨
“马林阁下怎么跑那边去了?”带着不解,哈罗德警官看着马林消失在小巷里,满是疑惑的看向金曷城,而金曷城为了不让哈罗德觉得马林阁下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向他解释了马林之前的发现:“马林阁下的灵感过高,这是坏事,但他的实力超群,所以这反而是好事了,他说看到了一个孩子,我觉得应该是一些无害的幽灵,像你我这样没有灵感的家伙是没办法看到的。”
听了金曷城的解释,哈罗德倒是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马林阁下那可是传奇,灵感高点也不稀奇。
“小孩子,说起来我也看到那个逃走的孩子了,真奇怪,我明明根本没有灵感的。”哈里尔说到这里,看着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同伴:“真的,我看到了那个孩子,穿着奇怪的衣物,头发留得很短,也没有戴帽子。”
金曷城想出言呵斥一下自己的朋友,根本没有灵感的他怎么可能看到马林阁下才能够看到的目标,但是他又思考了一下,最终觉得还是不要开口比较好——毕竟当初的哥本哈根第一酒鬼哈里尔都能够洗心革面,他这个做老朋友的,还有资格在这种情况下怀疑他呢?
所以,金曷城决定问问这位老朋友:“你说那是一个孩子,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留着那么短的头发,又是小孩子,穿着宽大的衣物,你让我怎么分辨是男孩还是女孩?老兄,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吧。”哈里尔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的老朋友。
金曷城更加疑惑了——哈里尔这么说,正说明他现在说话有逻辑性,既然不是吹牛也不是喝醉之后的胡言乱语,那么哈里尔真的能够看到那个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开什么玩笑,哈里尔的灵感只有0.5,这是最蹩脚的分数,比金曷城还少半分,他是怎么看那个孩子的,真是千古之谜了。
………………
术式对这个孩子不起作用,马林不得不展开追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孩子跑得很快,肉眼只能确认他的圆耳朵,没有任何精灵的特征,这个小鬼是一百米是怎么跑进九秒一的?
带着这样的疑惑,马林一步跃入传送通道,来到拐角另一头的他伸出手,抄起了这个埋头逃跑的小东西。
后者尖叫了起来,这让马林发现这原来是一个假小子。
不过……这坚实的触感,马林带着怀疑的目光摸了一把这个孩子的耳朵,果然有问题,看起来是人类的耳朵,但是抚摸起来却是家养妖精才有的软绵感。
于是使用了家养妖精的语言,马林开口问道:“孩子,你是谁。”
这一句话让这个还在挣扎着的孩子瞪圆了眼睛,嗯,从眼瞳来看,确是家养妖精才有的大眼瞳。
“你从哪一个时代来。”马林问了第二句。
这个小家伙完全被马林问迷惑了,她打量着马林,最终问了一句令马林有些无奈,但又松了一口气的问题:“你这个骷髅脑袋,到底是人还是鬼。”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当然是人了,要不然你就可以构思一下你是怎么死的了。”说完,马林将这个孩子放到了地上。
这个孩子应该不是马林的后代,因为马林的后代是完全看不清他的模样的,而灵感高的孩子,无论如何也应该认出了马林。
“您是传奇……一定是传奇吧。”这个孩子思考了一下,似乎是明白了马林的身份,他的提问让马林点了点头:“是的,我是传奇,马林·盖亚特,你知道吗。”
“你是传奇我怎么会知道,阁下您叫什么名字?”这个孩子问道。
马林笑了笑,好吧,看起来不止是他的后代不知道他的名字,就连这别人家的孩子也听不到,马林啊马林,未来的我啊,你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马林拍了拍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我的名字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回去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和你的后代吹牛,说我见到你们的一位传奇先祖了。”这个小家伙大咧咧地回答道。
不愧是家养妖精,性格跳脱,天性乐观,毕竟像瑞沃那样的别扭怪还是极为少数的。
“我是豪斯家族与盖亚特家族的顶点。”马林这么说道。
这次这个小东西听明白了,她一拍手:“哇喔,看起来我回去的话可以和我的娜娜奇学姐吹牛了,不过她肯定不会相信的,毕竟她还没有见过您呢。”
“你就这么相信我说的话?”马林这么问道。
名侦探柯南之华森
天才高手俏佳人
“我只是觉得,你说的话听起来的确就是那位顶点,毕竟身为传奇而又无法让人听到他的名字,这只有豪斯与盖亚特家族的共同顶点才有的特征,而且你知道吗,你刚刚的术式差一点就打穿我的术抗了,我可是天生的绝魔体,传奇强度的术式也不一定会造成那样可怕的效果。”这个孩子说到这里看向马林:“既然您是传奇阁下,那我能拜托您救一个人吗。”
“救谁。”马林掏出一个烟盒,拿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
“哈里尔·杜博阿,我的先祖。”这个孩子这么说道。
家教之日冕 紫鹰雪云
“我以为你是门德尔的后代。”马林有些惊奇,他蹲下身打量着这个孩子:“你和哈里尔这家伙完全不像。”
第一嫌疑人 孙斯何
“没错,我离这个朝代至少一千六百年,如果二十五年一代,足够让一个人类的后代血统从人类变成家养妖精又变回来了,何况……他还只是我的外先祖。”
“你母亲姓杜博阿?”马林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
“是的……母亲一直都喜欢这位先祖在晚年写的自传体侦探小说,他在书里说,最遗憾的就是无法破获门德尔遇刺案,这个案子让他失去了两位最好的朋友。”这个孩子这么说道。
“等一下,你不是让我救哈里尔吗。”马林就奇怪了。
“我的这个先祖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在这个事件中,他失去了他的同事与挚友金曷城警官与哈罗德警官,无法找到凶手,无法为他们复仇的遗憾成了先祖下半生中最为痛苦的一页,他为此重新酗酒,直到碰到了他的爱人,强打起精神的他活得非常痛苦,在晚年写下小说的时候,他已经处在半疯癫的状态中,我的母亲觉得,如果能够让先祖别那么疯,那么杜博阿家族说不定就没有那么多颠沛流离的故事了。”
说到这里,这个孩子看着马林:“阁下,您会帮我吗。”
“我在想,如果我在这里帮助了你,会不会因此而改变了你们这些未来人的未来,也许哈里尔会喜欢上别的女人,而没有与你们的那位女性先祖相遇呢。”马林看着这个傻丫头说道。
“……”这个混血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挠了挠她的脑袋:“您说的不错,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能确实地了解到这一切呢,也许救下先祖之后,时间线会多出那么一条……无论如何,我觉得男人活得那么累还是挺可怜的,我不是想救他,也许会因此而让杜博阿家族出现两个完全不同的未来,但我是我,他们是他们,大家都是杜博阿家族的成员,也许我们之间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相遇,也许我们之间还会互相讨厌,但我还是想帮助这个老男人,毕竟喝醉酒坐在沙发上一边嚎啕大哭说着对不起朋友,一边还要托着呕吐袋令人感觉又可怜又可气的,而我偏偏在第一次深潜的时候就看到过这样令人视觉系统与嗅觉系统双重崩溃的场景。”
“……你的同理心完美得令我感觉到了羞愧,孩子。”马林伸出手拍了拍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既然如此,我们回去吧,门德尔助祭的这次遇刺看起来大有问题,你的先祖哈里尔的两位同事也许就是因为追凶并发现了什么而被杀害,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渡过这次难关,你有什么情报吧。”
“没有,没有任何情报,我对历史不感兴趣,也没有选修过历史,我对这个时代最大的记忆就是斯文森家族的林克最终在三十五年之后成为了新的皇帝陛下,然后同年被两个刺客用枪在七百码外给崩了。”
靠,这个情报还真的是有够劲爆。
北方主义十一人评议会的成员,发誓要干掉如今北方王国的皇帝陛下的林克·斯文森最终成为了北方王国的皇帝?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像是这个孩子说的那样,未来的道路多种多样,在马林看来,光是他的这具身体的过去,马林就不止一次见到了,那数个被毁灭的世界就是明证,而这些能够传承下去的时间线,对于马林来说就是瑰宝。
“好了,小家伙,我们走吧。”马林说完,迈开脚步走到了前面。
然后这个小家伙跑到了他的身边:“阁下。”
“什么。”马林低头看向这个孩子。
“谢谢您。”这个孩子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真是一个懂礼貌的小家伙。
马林有些羡慕哈里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