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qcn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245 皇上的執念-kg5ut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皇上同三公主金銮殿里迟迟不肯先开口说话,直到皇上咳嗽了一声,三公主才开口说话。
“父皇,你以前咳疾的时候,都是母妃给你换汤药,夜里帮你暖床,现在你龙体抱恙,宫里的那些嫔妃娘娘哪一个像母妃那般照顾你,你可曾想过,有母妃在的好。”
三公主关心皇上的身体,也责备皇上不识皇后娘娘的心意;但现在说再多皇上也听不进去,毕竟他毕生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婉娘的身上。
“你来这儿是为了婉娘吧。”
皇上直奔主题的问三公主。
“是。”
三公主也好不隐瞒的回答道。
“你倒是挺坦诚的,成婚之后,似乎变得稳重了,甚至还比以前落落大方了。”
“父皇,其实环儿没有变,只是环儿因为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后,学会了一些必要的生存手段罢了,委曲求全也只是生活中的隐忍,为的只是希望喜欢的人开心;以前我不懂母妃为何对父皇那么好,现在做为耿逸怀妻子的环儿自然知道,母妃是因为爱,才对父皇那么好。”三公主端庄大方,丝毫不会因为生活中的那些摧残,而丢失了原本的自己。
“只不过父皇应该很失望吧,利用环儿嫁给世子,一来想要探听到婉娘是否还活着,二来是想羞辱我母妃,好让我母妃恨死在冷宫之中。只可惜,父皇押错了筹码,环儿一件事情也没有替父皇办好。”
皇上看着自我嘲讽的三公主,眯起自己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三公主,“朕会失望?朕从来都不会失望的;你可知三年前,耿逸怀当着朕的面要带走婉娘的时候,朕有多恨他,所以才将他关进了大牢里,他喜欢那个叫墨儿的姑娘,你不是也知道清楚吗?朕就把他们二人关在了一起,只可惜,那个耿逸怀不中用,朕给了他机会,他却不好好把握。于是我安排那个墨儿姑娘在他的饭菜里下了些药,我也不知道那个药到底有没有效果,所以当耿逸怀站在我面前的时候……”
韩云熙在门外听见皇上说,耿逸怀喜欢的女子叫墨儿,他低下头望望蹲在门外偷听的乔墨儿,如果说第一次听皇上说耿逸怀喜欢叫墨儿是错觉,那第二次听到皇上说耿逸怀喜欢墨儿,那肯定是真的。
末世之古武逆战 我本幕辰
扶摇三世锦中花
阴碑
难怪第一次见耿逸怀的时候,他对自己的敌意很大,甚至不愿意他接触墨儿,原来是他自己喜欢墨儿;加上乔墨儿喝多了说过,他曾经抢过耿逸怀的女人,所以耿逸怀才忌惮他;种种原因都指明耿逸怀喜欢乔墨儿。
加上刚刚在耿王府和耿逸怀差点冒犯了乔墨儿,他才反应过来,耿逸怀对乔墨儿不是兄妹之情,而是爱慕之情。
韩云熙蹲下身去,慢慢的逼近乔墨儿,“耿逸怀喜欢你?”
亿万总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一宠成婚:帝少的心尖宠儿
乔墨儿将手指放在嘴巴上,给他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示意他不要说话,不要发出声音。
韩云熙吃醋,硬是凑近了乔墨儿,硬生生的吻了上去。
上错洞房赖错王
乔墨儿觉得眼前的韩云熙怎么一会儿文质彬彬,一会儿兽性大发,简直在斯文败类之间切换的游刃有余啊!
皇上义愤填膺,模仿着当年抄起兰锜上的剑,刺向了三公主,而三公主也像当年的耿逸怀一般,冷静的站在皇上面前,直到剑离她的喉颈一毫的时候,皇上停下攻击的手势,大声笑道:“他就和你如今一般,站在朕的面前,一动不动,朕以为他是真的忘记了婉娘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他还存在着带走婉娘的心思,三年了,朕以为婉娘再也不会出现了,直到先生告诉朕婉娘还活着,朕十分的高兴,派去了东厂里的人,比耿逸怀捷足先登了一步,这才提前带走了婉娘,若是再晚一步,朕真的要遗憾终身了。”
皇上将剑收回放到兰锜上,他对三公主又说道:“倒是环儿你,还是对耿逸怀痴心一片,你能懂我对婉娘的喜爱,就像你对耿逸怀的那种偏爱吗?”
“可父皇,你可知这一切都是爱而不得,你又何苦逼着自己不爱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呢?”
三公主劝说着皇上,为何爱而不得还要强留?
“你能放下对耿逸怀的爱吗?”
皇上质问三公主。
“我能。”
“你不能!”皇上喝止住了三公主,“不光你不能,就连我朕也不能。”
穿越之胆小兽人寻攻记 沐阳子
“父皇,我想问的,就是婉娘刚刚在房里问的一样,婉娘究竟有什么让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的?”
以婚为谋:痞子总裁呆萌妻
三公主还是不怕死的质问皇上。
“好,朕告诉你。”皇上用手指向三公主,他要把这些年的委屈全都通通的说出来给她听,“朕告诉你,婉娘是朕的一生挚爱,她本该是朕的妻子,却被朕的大哥也就是你皇叔给捷足先登了一步,于是朕就和她就成了兄嫂关系。”
饿狼传说
exo原来我们相遇过 宫晓乐
“你知道朕曾为了博婉娘一笑,打下了多少城池战果,最后都被你皇叔给抢了风头,甚至还以他的名义将城池送给了婉娘,但婉娘母仪天下,不喜这些,于是将这些城池都归还于那些手下败将了。朕的心血,岂能毁在你皇叔手里,于是朕决定抢夺更多的城池,成立一个更大的国家,这样朕就只要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想要得到婉娘,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于是占有的心,也就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到了现在,除了当年被婉娘归还的城池都已经发展成了不错的小国,其他的事情,朕觉得办的还不错,也办的非常的好,至少婉娘现在在朕的身边。”
“父皇,依环儿看来,您不是真的心系婉娘,您只是觉得婉娘和皇叔将您打来的江山转手还人了,让您心生不舒服,所以这些年您不停的变强大,是因为您害怕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您和婉娘不是爱,您只是扭曲了事实,父皇,您都忘了吗?陪您获得这些至高无上的东西,都是母妃做的,不是婉娘父皇,您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乔墨儿蹲在门外偷听乏了,竟靠在韩云熙身边睡着了,韩云熙自知三公主不会受委屈,便抱着乔墨儿离开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