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a0z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小閣老討論-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陽的成績讀書-5jb8j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为什么国家要发展经济,因为只有发展才能解决问题。虽然发展过程中,又会产生新的问题,但发展产生的问题,只能在继续发展中才有解决的可能。
一个经济继续发展的国家,纵使问题多多,却可以不断解决问题。可一旦经济发展停步了,国家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就丧失了。在这种失败国家中,旧的问题无法解决,新问题不断出现,只能等待旧的政权和利益集团被推翻,通过使经济归零重新获得发展空间。
我华夏历代王朝为什么‘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根本原因就是无法为经济做增量,只能在存量的范围内,不断的‘停滞——清零——停滞——清零’的循环。
历史在为大明送来加剧清零的小冰河危机的同时,也为大明送来一次跳出这个怪圈的机会——大航海时代。可惜大明没有抓住这个前所未有的做增量的机会,只能在新时代的门口,倒毙于小冰河带来的饥荒和鼠疫了……
这就是赵昊自始至终把参与大航海,作为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的原因所在。
但做增量并不一定带来发展,大明也可能走西班牙葡萄牙的老路,无法让广大百姓分享到增量,亦无法让增量带来发展。这是赵公子始终担忧的事情。
所以他要帮助泰州学派发展壮大,让他们为没资格决定蛋糕分配的人群代言。引导这股破坏性极强的力量,在冲毁理学牢笼的同时,学会建设一些东西……
理想很美好,可现实会如何发展,谁知道呢?
泰州学派能不能在张相公的迫害下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呢。这样想来,赵公子简直就是在替李贽何心隐们和亲啊……
实在太为大……哦不,太伟大了!
~~
廿五日清晨时分,科学号抵达崇明三沙码头。
短短两日时间的,赵公子与泰州学派三人,进行了夜以继日、深入热烈的交流,但在详细记述了赵公子言行的《科学传习录》,以及为泰州学派作传的《泰州学案》中,详细记载均只到‘笨蛋,问题是经济啊!’便结束了。
之后一天两夜的谈话内容,两者则均不约而同的语焉不详。
在《科学传习录》中,诸弟子以彼时未曾随侍师父左右为由,只言此次‘江中对话’为科学与泰州学长达数十年的密切合作奠定了基础,是两党共同推翻理学统治地位之滥觞云云。
而《泰州学案》是李贽这个亲历者所撰,按说以他百无禁忌的性格,如此重要的一次谈话,应该一字不漏的记述下来才对。然而他也罕见选择了春秋笔法,只说次‘江中对话’是科学对泰州学的一次棒喝,为他们在迷茫中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从此不只明确了要反对什么,还明确了要主张什么。
自此之后,泰州学派悄然将‘百姓日用即道’,诠释为‘让百姓生活的更幸福,就是吾辈所追求的大道’,并定为学派主旨,始终不渝的坚持为百姓谋福祉,终于迎来了快速大发展。影响力很快超过了王学各派,迅速成为大明显学,门人上自师保公卿、下逮士庶樵陶农吏,成为理学的最大敌人……当然,这是后话。
于是后世史学家们猜测,可能正因为双方所谈内容颇多限制级,其中不乏不宜流传的屠龙之术,是以在《科学传习录》和《泰州学案》中才将其隐去了吧。
他们也不纯是推测,因为在金学曾的《大阳子日记》中,记述了当日他在三沙码头迎接师父时,所见泰州学三人与师父道别时,罗汝芳长揖曰:‘公子对我泰州学恩同再造,日后若有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而何心隐那种绝世狂人,居然也跟着行礼,说‘受教了’。可见受益之大,定已到了脱胎换骨的程度了……
~~
因为中午就要发船了,所以和泰州学派三人分开后,赵公子只在码头和金学曾匆匆一晤。
今年崇明岛又是成绩斐然的一年,生性爱炫耀的大阳,当然要跟师父好好显摆显摆了。
“在师父的英明领导和亲切关怀下,崇明的航运、农业、造船业一日千里,为本县带来了大量的人口。截至九月,本县人口已经接近三十万,比去年整整翻了一番啊!”
也难怪金学曾迫不及待要表功,他这三年任期,第一年寄人篱下、穷逼至极,第二年当牛做马、苦逼至极,如今终于牛伯夷了。不跟师父好好吹吹牛,岂不是锦衣夜行?
“唔,不错不错。”赵昊赞许的点点头:“当初你们县才八万人吧,这都翻了几番了?跟当初昆山差不多了。”
当然,在赵二爷的英明领导下,如今昆山的人口已经超过五十万了……
“嘿嘿。”金学曾乐得合不拢嘴道:“一是咱们吸引力大,都有流民从河南跑来做工了。二来,县里也没闲着,我把那班白役全撵过江去,让他们招人来做工,光从南通州就招来五六万人,后来气得杜知州在城里拉起横幅,‘防火防盗防崇明’,还给我写信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哈哈哈。”
謝耀德
王朝之剑 边城
洪武初年,南通州下辖海门、崇明两县,后来崇明才归了苏州府。而且南通州隶属于扬州府,也在江南一体化区域之内,是以那位知州才有‘同根生’一说。
“你给我收敛一点!”赵公子一脚踢在他腚上,骂道:“南通也是江南的一部分,人家南开司和杜知州投诉你好几次了,说你挖自家墙角,十分恶劣!”
这也是赵昊强调江南一体、协调发展的原因,不然散装的江南各府县,肯定会像金学曾这样互挖墙脚,恶性竞争的。
所以赵昊严厉警告金学曾,再敢从南通挖人,就要把他吊起来打……
“也没照着一只羊薅,还有凤阳、淮安、徐州呢,它们总不算江南了吧……”金学曾捂着腚,可怜兮兮的眨巴着小眼儿道:“黄河决堤之后,这几个府的百姓生计无着,幸亏我们招徕,才不至于挨饿。这是做善事哩。”
“现在潘中丞已经把决口堵上了。”赵公子叹口气道:“那些府州县开始急了,纷纷到南京告状,说江南引诱江北人口,要求苏松两府遣返流民。”
“啊,是吗?”金学曾吃一惊,这事儿他从没听说过。
“不然我去南京干什么,不就是为了给你们擦屁股?”赵公子哼一声,才不是专程去浪呢。
“那现在怎么讲?”金学曾着紧问道。崇明本地人口单薄,想要发展全靠外来人口,要是南京下令遣返,可就要了他亲命了。
“目前是打点压下了。”赵昊叹口气道:“但我已经承诺,明年不会再从江北各府挖人了。”
这也是赵公子明知道金学曾挖人挖的太过分,之前却没阻止他的原因。只靠人口自然流动,增长速度还是太慢,该挖人还是得挖。
金学曾猴精猴精,闻弦歌而知雅意道:“明白了,徒儿这就赶紧把人都派出去,年前再挖最后一波。”
“你个臭流氓。”赵昊哈哈大笑着又踢他一脚,这次是爱的踹踹。徒弟给师父争脸,师父当然爱他还来不及呢。
~~
这会儿秋收已经结束,金学曾告诉赵昊,今年崇明县农场共开垦了二十万亩土地,其中一半是棉田,一半是水田。在昆山农学院培训出的农技员带领下,十万亩水田取得了亩产五石的佳绩!
作为刚开垦一年的生田,能达到江南各县的平均水准,已经殊为不易,不能再强求更多了。
倒是棉田,因为棉花耐盐碱,对土质要求不高,只要保证日照和灌溉,产量就有保证。崇明岛这两样都不缺,江南棉纺公司又有丰富的种植经验,在他们的指导下,棉农们‘精拣核、早下种、深根短干、科稀肥雍’,去年收成就不错,今年更是取得了大丰收。
“十万亩棉田,亩产皮棉四百斤,江南棉纺的收购价是百斤一担三两银,真他妈黑……”金学曾喜滋滋的跟师父报账道:“仅棉花一块,就收入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县里少说能分个二十多万两吧?”
“差不多吧。”赵昊点点头,笑道:“这下你阔了,可以把县城内墙贴上砖了。”
“早贴上了,师父下次去看看,还有惊喜呢。”金学曾挤眉弄眼的卖个关子,又做贼似的压低声音道:“还有桩收入是万万没想到的。”
“什么收入?”赵昊好奇问道。
“工商税收。”金学曾小声道:“这才九月,县里收到的船钞商税已经达十五万两,还有门摊税五万两。又是个二十万两啊!钱多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赵昊哈哈大笑道:“才二十万两工商税就乐成这样?那你将来岂不要活活吓死?”
“听说浒墅关一年都收不到二十万两……”金学曾咋舌道。
爱的翔舞
“没出息,你这可是海运起点啊,超过一个乱七八糟的运河钞关,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赵昊白他一眼道:“少跟我这儿卖乖,钱不知道该怎么花,就兴教育搞基建。还花不掉就发给老百姓,多少钱花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