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8hn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983、新的一年,平安喜樂(祝大家新年快樂!)看書-53p93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汉升注意观察一下胡林语的情绪,虽然经历了下午的事情,不过小胡表面上还是看不出太大的变化。
等到他开车回去的路上,突然接到了沈幼楚打来的电话。
随着两个宝宝的出生,沈幼楚和萧容鱼都会给陈汉升主动打电话了,不过一般也只是有事才会联系,不再像以前那样撒娇或者说声“晚安”了。
“怎么了?”
陈汉升打开免提问道。
从昨天开始,天气预报里所谓的“百年一次的寒潮”抵达建邺,对于这种“百年一次或者五百年一次”的噱头,陈汉升都当成是专家在瞎几把扯,不过气温倒是明显下降了。
车里打着暖气,在冷热温差的作用下,窗户上都是白雾,陈汉升开着雨刷器在来回刮动,今晚的车速都比较慢,在中华门路口还堵了好一会。
皇朝惊梦
“呼······”
听筒里传来沈幼楚温柔的呼吸声,还有小小憨包“咿呀咿呀”的婴语,陈汉升都能想象到这副画面:
安静的灯光下,沈幼楚穿着白色睡衣,握着手机在小声说话,宝宝躺在床上,举着小手翘着小脚在自娱自乐。
“林语刚才说,你以她的名义买了套房。”
沈幼楚小声说道。
看来,胡林语把这件事告诉了沈幼楚。
“对。”
陈汉升没有否认:“就在御庭园的住宅区,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林语说不要的。”
沈幼楚声音柔柔的:“她希望你退掉那套房子。”
“嗯。”
陈汉升应了一声,反问道:“你的意思呢?”
“我······”
沈憨憨犹豫了一下,慢吞吞的说道:“林语是我的好朋友,她也是个好人。”
“嘁~,在你心里就没有坏蛋。”
陈汉升嗤笑一声说道:“胡林语不适合再和我们住在一起了,那样她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所有重心都放在阿宁和陈子佩身上了,这对小胡来说很不公平,不过也没必要离得太远,就像边······咳咳咳······”
陈汉升差点把“就像边诗诗和萧容鱼那样”说出来,还好及时止住了。
沈憨憨没有意识到,她也认为陈汉升的做法很合适,这样好朋友既有自己的生活,而且大家也不会离得太远,唯一的困难就是胡林语不会接受这套房子。
“房子就不要退了,就当是我们借给她的吧。”
陈汉升笑着说道:“奶茶店生意很不错,以小胡的股份占比,没几年就应该把买房的115万存好了,不过那时房子可能涨到300多万了,就当我们带着她投资一下。”
陈汉升开口闭口都是用“我们”为主语,这种聊天时不经意的话术,能够有效的缓和关系,拉近距离。
“那······那我再劝劝她。”
沈幼楚乖乖的说道。
谈完了正事,陈汉升又要求道:“把手机送到闺女身边,我想听听她的声音。”
沈幼楚也照做了,没过多久,听筒里婴儿“咿呀,咿呀”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时不时还有“咔擦咔擦”的嘈杂声,估计是小小憨包想抢过手机。
陈汉升听得心里一片满足,叮嘱沈幼楚说道:“这几天有点冷,可能要下雪了。”
话刚说完,陈汉升突然注意到一片小小的雪花,飘飘荡荡的落在前车窗上。
原来,已经下雪了。
······
这场雪下了很久,圣诞节的时候还没有停下来。
12月25号的那一天,建邺各大卖场、商业街、就连果壳生活店门口都装饰着红色圣诞老人,一对对大学生情侣在伞下挽着手,甜甜蜜蜜的逛着街。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市区比较热闹,不过江边就要冷清很多了。
在江边公寓18楼的一套住宅里,空调暖风正在安静的吹拂,萧容鱼抱着小小鱼儿,默默注视着外面稀稀落落的雪花,电脑上果壳快播正放着薛之谦《认真的雪》。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
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
······
小小鱼儿已经三个月大了,她现在已经听懂音乐了,也能够看清漂亮的妈妈,看清个子高高的爸爸,看清慈祥的外婆,看清活泼的诗诗阿姨······
还能够看清那些飘在窗户上,但是很快就融化的白色冰晶。
小小鱼儿比很多粤东人幸运,90多天就能看到雪,有些粤东老人90多岁都没有真正的看过雪。
“喔!”
小小鱼儿还不会说话,只能使劲瞪大眼睛,举起小胖手指着窗外,好像在告诉妈妈,今天外面都是白色的。
“知道了,知道了。”
萧容鱼亲了亲闺女的小胖脸。
“喔!”
小小鱼儿又叫了一声,她居然奋力的想去摸窗户,萧容鱼担心玻璃冷,自然不会让闺女如愿。
不过小小鱼儿很有“毅力”,在妈妈怀里左右挣扎和翻腾,只是她身子实在太小了,依然没能靠近窗户。
“你干嘛老是逗宝宝啊。”
吕玉清走过来,责怪的说道。
“就逗她!”
萧容鱼甜甜的一笑,吕玉清轻轻打了一下闺女的屁股:“都当妈妈了还这么调皮,今天圣诞节,你和诗诗出去逛逛街吧,我在家照看一下宝宝。”
萧容鱼生产后很少出去,吕玉清想劝着她走一走,舒展一下心情。
“今天吗?”
萧容鱼顿了一下,摇摇头说道:“今天就算了吧,我不喜欢圣诞节,尤其是下雪的圣诞节。”
小鱼儿说完就回卧室了,吕玉清有些疑惑,因为她并不知道去年圣诞节爆发了修罗场。
这次修罗场完全不可逆,就算是陈汉升都没办法解决,直到现在依然僵持住。
明亮的卧室里。
小小鱼儿睡在自己的婴儿床上,看到妈妈突然打开了衣橱,从里面拿起一个粉红色的小台灯。
台灯款式比较旧了,还有些稍微掉色,似乎是几年前的产品。
萧容鱼看了一会,又把台灯小心翼翼的放回衣橱里,坐在床沿上平复一下情绪,然后又去弯腰逗着闺女。
不过逗着逗着,眼泪突然“滴答,滴答”落在小小鱼儿的床褥上,宝宝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哭,不过母女连心,她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客厅里,依然传来那首《认真的雪》:
爱得那么认真,爱得那么认真······
······
这个圣诞节,陈汉升是自己独自过的,他谁也没陪,甚至希望永远没有这个节日。
可惜,陈汉升没有废除圣诞节的能力。
不过另一方面,陈汉升又是果壳电子的大老板,直接以“大力弘扬和继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理由,禁止果壳电子各部门举办关于圣诞节的公开聚会。
言下之意很简单,你们可以私底下庆祝,但是不要想着报账,自己花钱吃喝吧。
陈董这个理由非常无厘头,但他是大老板,虽然各位打工人心里很不服气,但也只能乖乖的圣诞活动。
不过很快,总经办又补了一张通知,元旦节的时候,各部门的聚会餐票可以全额报销。
现在果壳电子两个厂3000多人,根本没办法统一过节,只能以二级部门、三级部门甚至四级部门为单位,自己组织过节了。
打工人看到新通知,心情又高兴起来了,圣诞离着元旦也不过几天,而且又是全额报销,大不了就把圣诞节的活动挪到元旦节嘛,总之都是一样的。
员工觉得不算吃亏,陈汉升也觉得自己没吃亏,好像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关于陈汉升严禁全厂过圣诞节的消息,还有不少媒体报道了,在社会上引起了一阵广泛关注和讨论。
有人觉得陈董真不愧是民族企业家,这样的做法没毛病!
有人觉得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大国就应该有接纳一切的胸怀,陈董格局太小了。
只有董秘聂小雨幽幽的叹一口气,这关“格局”锤子事情啊,陈部长如此“憎恨”圣诞节,因为他在那天翻车了!
······
一周后12月31日,元旦节来临。
今天对陈汉升来说又很为难,因为他不知道到底去哪边,还不能违背“一碗水端平”的理论。
所以盘算了好一会,他最终给罗璇打个电话过去。
“喂!”
陈汉升情绪高涨的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今晚去沪城,陪你一起跨年!”
“陈师兄~”
罗璇感动的都要哭了,不过她话都没说完,手机就被黄小霞抢过去了:“汉升呐,这大雪天的你就不要过来了呗,交通又不方便,你不要担心罗璇,我和她爸陪着她呢。”
“新年快乐啊,平安喜乐~”
黄小霞客客气气的挂了电话,中间还传来罗璇想抢电话的动静。
“郁闷!”
陈汉升拍拍脑袋,他原来打算哪边都不去了,准备和小师妹一起跨年,结果黄姨早就料到了,紧紧的看着罗璇呢。
“喂~”
陈汉升又给郑观媞打了过去:“闺蜜,你今晚怎么过啊,干脆我推掉所有约会,陪着你跨年吧!”
“你是第一个打给我的吗?”
郑观媞问道。
“那必须。”
陈汉升振振有词的说道:“你可以去查通话记录,我刚拿起手机就想起你了。”
“谢谢~”
郑观媞娇笑一声,不过同样拒绝了:“今晚我们公司聚餐,庆祝小米二代手机大卖,你要是没地方去,我可以给你留张椅子。”
“瞧不起谁呢?”
陈汉升啐了一口:“我会没地方去?就是想着今晚便宜你一下,结果你都不珍惜这种万千少女羡慕的机会,再见!”
“陈渣男~”
郑观媞难得温柔一下:“新的一年,平安喜乐哦。”
“哼!哼哼!哼哼哼!”
陈汉升一边冷笑,一边重新翻着通讯录,在“商妍妍”的名字上逗留了一下,不过又很快滑走了。
商妍妍今晚打算和沈幼楚一起跨年,她早早就说过了。
“幸好还有陈岚······”
陈汉升又给妹妹打过去了:“喂,你今晚怎么跨年啊?”
“我和室友一起啊,怎么了?”
陈岚那边吵吵嚷嚷的,还有小女生嬉笑的声音。
“咳······咳······”
陈汉升老脸一红,他想问问一共有几个人,能不能多加一个财大的帅逼。
不过陈岚太聪明了,她好像猜到了哥哥这个电话的用意,试探着问道:“哥,你今晚没地方去吗?”
“啊·······没有没有。”
陈汉升矢口否认:“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不许喝酒,果酒也不许,知道吗?”
说到最后,陈汉升已经拿出了“哥哥”的派头。
“晓得啦~”
陈岚听到啰嗦就要挂断,不过也没忘记祝福一句:“哥,平安喜乐!”
结束了和妹妹的通话后,陈汉升瞅着慢慢变黑的手机屏幕,突然“啪”的扇了自己一下:“你这个时候嘴硬什么呢,医学院的妹妹们难道不香吗?”
不过这都挂了手机,如果再去求陈岚的话,估计要让妹妹嘲笑很久了。
这个面子,不能丢!
所以陈汉升想了一会,又给王梓博拨了过去。
“你今晚真去小鱼儿哪里?”
陈汉升问道:“和边诗诗一起跨年?”
“对啊。”
王梓博笑着说道:“我昨天就和你说了嘛,你自己不过来的。”
从发小的语气里,能够感受到浓浓的期待和开心,陈汉升估计让这狗日的来陪自己,应该也不现实,所以只是淡淡的说道:“那你们跨年小点声,别吵到宝宝。”
“不会~”
王梓博没察觉到陈汉升的冷淡,还解释道:“我们就是12点的时候一起倒数而已,小陈你去哪里玩啊,要是没有地方,不如还是······”
“算了算了。”
陈汉升不耐烦的说道:“大把人喊我去跨年呢,我就是问问而已。”
“也是。”
王梓博老老实实的说道:“就算不去沈幼楚和小鱼儿那边,你随随便便都能找到场的,这一点我很有信心······嘟嘟嘟······”
王梓博说一半,陈汉升就直接挂掉了。
“我哪里说错了吗?”
王梓博嘟囔道,不过很快就被边诗诗喊过去布置客厅了,今晚他们要举行一个“小鱼党”的party。
不过陈汉升那边,他就真的悲催了,因为没人陪他跨年。
就连亲妈都去沈幼楚那边了,梁太后很聪明,她才不管元旦还是扁蛋,12月30日在小鱼儿那边,那12月31日就在沈幼楚这边了。
至于正好跨年,那有什么办法,撞上的呗。
“哇哦······”
突然,楼下一阵阵欢呼声打破了陈汉升的思路,原来已经有部门开始庆祝了。
因为并没有规定聚餐地址,有些部门直接在办公室里搞来了电磁炉、冻羊肉、蔬菜·····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吃起了火锅。
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也有些部门在外面聚餐,领导开着车,员工蹭着车,同样开开心心的出去浪了。
“咚咚咚~”
聂小雨敲门后,探探头进来:“咦,陈部长还没走呢,你晚上啥活动啊?”
“我还有点事,一会就出去了。”
陈汉升不慌不忙的问道:“你呢?”
“静姐牵头,行政部门聚餐啊。”
聂小雨歪着头说道:“那我们就走啦,陈部长,新年平安喜乐哦!”
说完,小秘书“嘭”的一声关上门就离开了,甚至都没听到陈汉升的那句“等等”。
“这丫头也不知道问一下我!”
陈汉升郁闷的说道。
其实也不怪小秘书,谁能想到陈董跨年夜没地方去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从6点半到7点,再从7点到8点,陈汉升依然没想好要去哪里,现在他的心情很矛盾。
直接回宿舍吧,特别的不甘心;
不回宿舍吧,留在办公室好像只能看看果壳快播。
“你妈的······”
陈汉升嘀咕道:“跨年夜真不会就看看AV度过了吧。”
“滴~”
这时,王梓博发过来一条彩信。
这是一张照片,照片里萧容鱼抱着小小鱼儿坐在最中间,左边是萧奶奶,右边是孙壁妤教授,然后依次是吕玉清,王梓博和边诗诗,吴亦敏和孙棠棠。
萧容鱼笑靥如花,小小鱼儿大概是没看过相机,直愣愣的看着镜头。
看到这对母女,陈汉升也跟着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商妍妍也发来一条彩信。
依然是一张照片,沈幼楚抱着小小憨包坐在最中间,左边是梁太后,右边是婆婆,然后依次是莫二妈、胡林语、金洋明和冬儿、冯贵和沈如意。
商妍妍坐在小小憨包的前面,对着镜头比个耶。
小小憨包呆呆的,对着镜头吐了个泡泡。
看到两群人都这么幸福,陈汉升觉得这种幸福是感同身受的,他突然没那么在意自己如何跨年了。
一个人又怎么样呢?
开心就好。
“啪嗒”一声关掉办公室的壁灯后,陈汉升走出办公楼,外面的雪花还在下,冰冰凉凉的落在皮肤上,陈汉升眯眼左右打量一下。
厂里今天明显冷清了很多,就连保安室里都只有一个人。
“咯吱~,咯吱~”
陈汉升也没有打伞,踩着积雪走向保安室,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制服的保安正在里面值班。
“总算给我逮到一个单身的了。”
陈汉升心里一笑,他决定请这个“幸运儿”吃顿宵夜,就当是自己送出的新年礼物。
“咚咚咚”的敲开窗户后,保安大哥没想到陈董居然会过来,拘束的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别紧张。”
陈汉升摆摆手:“怎么就你一个值班,其他人呢?”
“他们,他们······”
保安大哥结结巴巴,不知道是否应该说实话。
“他们浪去了呗,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陈汉升笑着说道:“大过年的有人值班就好了。”
“他们吃完就过来换班了。”
保安大哥挠挠头,为同事开解道。
“好。”
陈汉升面带微笑:“你下班后,准备去哪里?”
陈汉升以为他会说回宿舍,没想到保安大哥看向窗外:“和俺媳妇、俺小儿子一起跨年呢,他们都在外面等着我。”
“什么?”
陈汉升脸色变了一下,顺着保安大哥的眼神望过去,果然在果壳“K♥”巨大的雕塑下,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
大概等了很久,他们身上都落满了雪花。
“你怎么不让他们进来?”
先王 的 日常 生活 漫畫
陈汉升“哗啦”推开窗户,招呼着那对母子进来。
“按照规定······”
保安大哥还在犹豫:“外人是不能进来的,这样要被罚工资。”
“没事。”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人是我叫进来的,要罚就罚我。”
陈汉升也是滑头,他并没有用权利违法规定,只是同样认罚而已。
这对母子进来后,面对果壳电子的大老板,也是拘束的不敢坐下,不过陈汉升没什么架子,很快就问出来保安大哥的老婆在附近一家制造厂上班,儿子也在江陵中学当住校生,一家三口平时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趁着这次元旦,他们约好一起吃饭,只不过保安大哥还有值班任务。
陈汉升笑呵呵的听着,偶尔问问保安大哥儿子的成绩,只是不提请他吃饭的想法了。
自己这个外人,还是别去打扰好不容易团聚的一家三口吧。
9点半左右的时候,另一个年轻保安过来换班,他看到大老板居然也在,吓的都不敢动弹了。
不过陈汉升没闻到酒味,知道下属没有喝酒,看来还是知道轻重的。
“陈董,我们走了。”
保安大哥鞠着躬告辞,大概是感谢陈汉升让他老婆孩子进来避雪。
“等等。”
陈汉升想了想,突然叫住他:“我也要出去一趟,顺便送送你们吧。”
现在这个点,又是大雪漫天,不知道多久才能来一趟公交车,陈汉升今晚不知怎么了,就想看到团圆永远团圆下去。
保安大哥不知道真假,他以为陈董真要出去,等到这一家三口上车以后,陈汉升踩着油门慢慢的驶离电子厂。
雪花似乎越来越大了,但是车厢里温暖且安静,陈汉升不开口,保安大哥一家三口也不敢说话。
“那个······你明年愿望是什么?”
过了一会,陈汉升大概是想聊聊天,开口打破了沉寂。
“我啊?”
这个问题对保安大哥来说,似乎有些困难,其实他哪里有什么愿望,就是想一家人平平安安而已,吭哧了半天后说道:“新的一年里,大家都能平安喜乐。”
“哈哈哈~”
陈汉升听了哈哈大笑。
平安喜乐,最朴素也最真挚。
“我明年的愿望啊······”
陈汉升笑完后,也是轻轻说道:“不过也是平安喜乐罢了。”
······
(今年的最后一章6300个字,本来想写个感言,不过肩膀实在太疼,可能要延迟了。今年鼠实不易,希望明年牛转乾坤,老柳祝所有读者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喜乐!2020年谢谢大家伙的支持,鞠躬感谢!)